位置: 首頁 > 文摘大全 > 讀者文摘> 戀愛與烹調

戀愛與烹調

來源: 今晚報 作者: 狄青 時間: 2013-09-07 閱讀:
   清人袁枚說:“相女配夫。《記》曰:疑人必于其倫。烹調之法,何以異焉?”隨園主人拿戀愛與烹調相比,可謂妙哉。戀愛需要搭配,烹調也在于搭配。說起來,吃,真的很重要,吃不到一塊兒去的人,恐怕也很難成為夫妻。記得我小時候,一對男女確定關系的標志之一,便是共同在宿舍外開伙做飯。一起上街買菜,之后拿兩個人的肉票買回肉,燉好后放進大白菜,燴成滿滿一鋼精鍋,之后你夾給我,我夾給你,儼然一對兒小兩口了。豬肉燴白菜也是大眾最愛,很像當年的愛情,葷素搭配,好吃不貴。

發現一個現象:但凡文學史上把吃寫得妙不可言的作家,普遍也是寫愛情的高手。陸文夫當年一部中篇小說《美食家》把吃和吃客都寫絕了,而他的成名作《小巷深處》則被譽為中國愛情小說的經典。我至今還記得莫泊桑小說《羊脂球》中的一段描寫:“已被饑餓裹了一層紗的眼睛,忽然看見了一些凍了的油脂透在那種和其他肉末相混的棕色野味中間,像是許多雪白的溪澗,凝固的溪澗。”這才是大作家的筆力。莫泊桑不光寫吃寫得好,寫戀愛中的男女同樣是強項。或許就像袁枚所說,愛情也好,美食也罷,都講究一個“配搭”。八戒之所以比孫悟空受到更多女性青睞,就在于他倆一個愛吃愛喝愛臭美,另一個卻不食人間煙火,前者讓人很親切,后者卻只可敬而遠之。

許多人都懷念上世紀80年代,還有80年代的愛情。那時候姑娘愛上一個小伙子,不是因為他有車有房,而是因了那天下午的陽光極好,小伙子穿了一件白襯衫,手里拿著一本世界名著。那時候男孩子女孩子,相互碰一下指尖就會臉紅心跳,男孩子把情書夾在書里給女孩子送去,女孩子工余偷偷給男孩子織一副手套,愛情就像花兒一樣開放了……如同那時候的飯桌,沒有大魚大肉,只有西紅柿炒雞蛋,青筍炒香干,簡簡單單,卻是色香味俱佳,令人忍不住大快朵頤。

當年巴爾扎克在戀愛問題上曾寫信向他妹妹求助:“留神一下,看看能否物色到一位有巨額財產的姑娘,哪怕是富孀,并且為我向她吹噓一番一個超群出眾的青年,儀表非凡,一身似火,真是上帝烹調出來的充當丈夫的最佳美味。”巴爾扎克不是“高富帥”,卻不影響他追求“白富美”,把自己形容為一道美味,恐怕也只有巴爾扎克才想得出來。這也道出了愛情的口味不同。愛情可是肉香大餐,也可是清爽時蔬,濃淡因人而異。有人胃口只適合咸菜小米粥,卻總羨慕人家的酒香肉肥,真給他端來,他卻根本消化不了。據說月老手里的姻緣簿,有情人的名字早已被寫在上面,月老就像是高級“配菜師”,經他調配,不僅合理且“營養豐富”。有人抬杠問,那要是沒辦手續的情人咋辦呢?古人聰明,姻緣簿屬于“正冊”,還有“副冊”、“又副冊”一說,也稱“露水姻緣冊”,不過,那冊子里的搭配就沒那么講究了,因那原本也不是月老管得了的。

食物的搭配最初也有“門當戶對”一說,貴重食材都是相互搭配的。不過,后來人們發現這樣不僅不利于口味,也不利于營養吸收。于是,“王子與灰姑娘”的故事在烹飪界便不再只是傳說。比如蔥燒海參,大蔥我們熟悉,可以生吃,可以蘸醬,海參再值錢,卻不是這道菜的亮點,這道菜的好壞全在于裹住海參的蔥香是否純正。所以就像婚姻,你可以覺得自己身價不菲,要是沒有“糟糠之妻”的輔佐,你就永遠不會成為一道“名菜”。

聽人說過,一道美味,有人只嘗一口就給另一個人吃,這是父母對孩子;有人吃到只剩下一口,才給另一個人吃,這是孩子對父母;而有人卻是一定要等到另一個人回來一起慢慢享用,這,才是戀人。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放得下才是人生
  • 下一篇: 夢想是一種詛咒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