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故事大全 > 奇聞異事> 億萬富翁去要飯

億萬富翁去要飯

來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時間: 2017-03-12 閱讀:
  一、失蹤
  
  億萬富翁杜寧突發腦中風住院已經一周了,還在重度昏迷之中。他白手起家創立的商業帝國都交給了獨生子杜晨晨和夫人李珍打理。
  
  參與搶救的全球頂級專家都說杜寧的病況不容樂觀。就在所有親人幾乎陷入絕望的時候,杜寧卻醒了過來,而且恢復得異常迅速,幾天以后,醫生做檢查時宣稱,他的腦部淤血已經被完全吸收,這是全球醫學史上的一個奇跡。
  
  可康復后的杜寧卻整個人都變了。他不肯出院,不愿意跟人交流,經常眼珠一動不動盯著一個角落好半天,對生意更是不聞不問,這完全不是他平時的習慣和作風。誰都知道,他是個工作狂,對經商有著異乎常人的狂熱態度。
  
  一個多月以后,杜寧在醫生百般勸解下出院回到家中。當天夜里,杜府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慶祝宴會,參與的人都是本地的上層人士。所有人都看到杜寧一直悶悶不樂。宴會一結束,他就把全部家人喊到大廳,拿出早就立好的遺囑,把財產分派完畢,最后提出要拿出1000萬重修酆都城的閻王殿。然后疲倦地說:“這些年太累了,我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一段時間,你們別問我去哪里,也不要找我。記住,千萬不要去找我,該回來的時候,我自然會回來。”
  
  杜寧在家里一向一言九鼎,誰敢反駁他的話呀!就連他82歲的老母親杜老夫人,也只是叮囑他在外面注意身體。杜寧凄然一笑答應了,轉身出了大廳。
  
  第二天一早,杜寧就不見了。他的所有證件包括手機都沒帶,跟家人失去了一切聯系。家里有點慌了,一周以后,他們還是開始了尋找,可動用了所有最先進的手段,杜寧卻毫無下落。萬般無奈,杜家人宣稱,誰能找到老董事長,重獎100萬人民幣。
  
  有了賞金就是不一樣,這一天兩個普通員工激動地走進了老板辦公室,稱他們看到了杜寧!
  
  杜晨晨趕緊問父親在哪里,一個員工有點口吃起來:“老董事長……在般若寺門前……”
  
  杜晨晨又是一驚:“般若寺?我爸他……出家了嗎?”
  
  兩個工人一起搖頭:“董事長,這個……我們也不方便說,您還是親自去看看吧。”
  
  看兩人神色古怪,杜晨晨不再多問,帶上他們直奔般若寺。
  
  二、乞丐
  
  正是般若寺開寺日,善男信女們絡繹不絕進進出出,兩個員工領著杜晨晨穿過人流,停在一個老乞丐面前,小聲說:“老板……您自己看看是不是?”
  
  那老乞丐頭發花白,衣著破爛,臉上都是灰塵污垢,身上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面前的一個銹跡斑斑的飯盒里,裝著一疊疊的零鈔和硬幣。杜晨晨勃然大怒,張嘴痛罵員工,可他罵著罵著,眼神掠過老乞丐瘦削的臉,卻張口結舌呆住了。那張臉果然跟杜寧十分相似,只不過消瘦了很多。
  
  杜晨晨遲疑了半晌,顫抖著問了一句:“老人家,您貴姓?”
  
  老乞丐冷冷地扭過頭:“叫我老魚頭。有錢就給塊兒八角,沒錢就讓開,別耽誤老子的生意。”
  
  這聲音嘶啞難聽,可杜晨晨卻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這像是故意緊著嗓子說的!細一分辨,還真的跟爸爸有點像!
  
  杜晨晨揮手讓員工離遠點,蹲下去抓住了老乞丐的手,那雙手瘦如雞爪,指甲縫里嵌滿了泥垢,杜晨晨顫抖了。果不其然,老乞丐右手的小手指比正常人的手指短一截!
  
  這是杜家人的特征,所有杜家男子的手都是這樣。
  
  老魚頭使勁抽回手,爬起來就走,杜晨晨跟過去含著淚喊著:“真是我爸嗎?你要是我爸,就跟我回家吧!我們做錯了什么只要您說出來,我們可以改,千萬不能這樣懲罰我們哪!奶奶想您都想出病了!”
  
  最后一句話顯然起到了作用,老魚頭奔跑的腳步慢了一點,他回過頭扔下一句:“我老魚頭是個過了今天沒明天的老乞丐,怎么可能是你這有錢人的親戚?快走吧,告訴你奶奶,你爸是去享福了,別想他了!”
  
  說完跑得更快了,但這背影太眼熟了,杜晨晨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家里人聽到這件事都覺得太匪夷所思了,難道杜寧是受到了什么不得已的脅迫,不得不隱姓埋名,乞討為生?可到底是什么樣的脅迫能讓一個資產數十億的大企業家做出這樣的改變,大家猜破了頭也猜不出來。
  
  第二天般若寺門口就不見了老魚頭。不過杜家勢力多大啊,他們撒下人馬翻遍了這個城市的每一個污穢不堪的角落,終于在一個公廁里找到了老魚頭。他正在發高燒,身邊有一老一小倆乞丐在給他用沾了涼水的臟毛巾敷額頭。
  
  老魚頭糊里糊涂被抬到了杜家,經過一番洗漱,李珍和杜老夫人共同確認,這就是杜寧,尤其是隱私部位的身體特征。可無論家人怎樣哀求哭泣,李珍甚至以死相逼,老魚頭始終不承認是杜寧。他每天蜷縮在衛生間的角落或者走廊的地毯上,送到房間的飯菜也一口不吃,等到夜深人靜去廚房的垃圾桶里翻出剩菜剩飯吃得津津有味,換上的新衣服也都被他扯得衣不蔽體。他還一次次逃離杜家,可每一次都被抓了回來。
  
  杜家人斷定,杜寧是患了失憶癥。可無論醫生采用什么療法,老魚頭都只有一個動作,頭不抬眼不睜,呼呼大睡,最后只得又抬回到杜家。
  
  三、情人
  
  這一天在老夫人的房間,李珍跪在婆婆面前哭了:“媽,杜寧現在這個樣子,我想到了一個原因,我說出來您千萬別怪我。”
  
  老夫人催她趕緊說下去,李珍吞吞吐吐地說,在杜寧病危昏迷的七天里,她有一天在病房里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神人告訴她,在閻王爺的生死簿上,她還有22年壽命,如果她愿意轉贈給杜寧,杜寧就可以活下來了。當然,代價是李珍必須立刻死去。李珍問給10年可以嗎,神人說那沒法操作,要給就是全部。李珍猶豫很久,拒絕了。
  
  說到這里李珍哭泣起來:“媽,那個夢特別清晰,現在杜寧這個樣子,是不是他冥冥之中知道了這件事,心灰意冷,不愿意跟我生活在一起了?”
  
  聽李珍這么說,趕來的杜晨晨也跪下了,說當時也做過一個同樣的夢,他也拒絕了。
  
  老夫人讓杜晨晨他們都站起來,淡淡地說:“這個夢我也做了,不過我的答案是同意,可寧兒死活不肯接受。而且我只有一年多的命了,意義不大。很有可能當時這些交易都被昏迷中的寧兒看到了,才寒透了心。現在,我們一起去跟他懺悔吧。”
  
  李珍和杜晨晨一起跪在老魚頭的跟前痛哭流涕,老夫人也在一旁哭著幫他們求情,可老魚頭只是漠然地看著這一切,不斷地搖頭說那一句:“你們認錯人了。”
  
  杜晨晨忽然眼前一亮,在媽媽耳邊說了幾句話,李珍立刻驚喜交加,連連點頭。
  
  杜晨晨的新主意是,把老魚頭送到杜寧最寵愛的情人魯甜兒那里,想當初杜寧為了這個三流影星可是下了大血本的,跟老婆兒子傷透了心,在情人面前總能恢復正常吧?
  
  老魚頭被送到了魯甜兒的別墅臥房,看到這個臟兮兮的老頭時魯甜兒目瞪口呆,聽完了這件事的經過更是連聲驚叫,說可以寫一部魔幻大片了!
  
  魯甜兒痛快地答應了杜晨晨的請求,留下了杜寧。大家都走了以后,魯甜兒看著面對她無動于衷的老魚頭,抱著肩膀冷笑道:“杜家人是不是瘋了?這么魔幻的情節都想得出來,他們不去拍戲真是屈才了!不過呢,我倒有一個好主意,老頭子失蹤了,我猜是被什么對手暗殺死掉了。既然杜家人死心塌地認為你就是他們的掌門人,不如你陪我演一出大戲,具體的劇本臺詞由我操作,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演就行了!”
  
  老魚頭的臉上泛起了潮紅:“你這話的意思是……”
  
  魯甜兒咯咯笑道:“真不錯,你的聲音跟老不死也有七分相似呢!我的意思是,我們聯手弄一大筆錢!老不死太花,外頭新歡無數,也沒給我留下多少財產,哼!總算機會來了!怎么樣?敢不敢?”
  
  老魚頭使勁點頭:“那為了更逼真,你是不是也得讓我睡呀?”
  
  魯甜兒一愣,想不到這老乞丐也敢見色起意。她順手過去掄了老魚頭一個大嘴巴,罵道:“想找死啊老渾蛋!”
  
  老魚頭也不動怒,嘿嘿笑著隨手一拉褲帶,那肥大的褲子一下就掉了下去……
  
  魯甜兒更加憤怒,卻還是條件反射地瞟了一眼老魚頭的兩腿之間,立刻就軟軟地癱倒在地毯上……
  
  魯甜兒被老魚頭暴打一頓趕出了別墅,第二天就離開了這座城市。老魚頭又回到了大廟門口乞討,這個城市的好心人很多,乞討生活倒也能吃飽穿暖,每天大家一起結伴行乞,日子過得簡單又平靜。
  
  四、真相
  
  杜家人終于無可奈何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他們不再強迫老魚頭回到杜家,只是每天都會有杜家的員工來大廟門口施舍,老魚頭每次只要一塊兩塊的,給多了會拒收,或者是轉送給其他乞丐。
  
  唯一不同的是杜老夫人。她每天都要去大廟里拜佛,拜完了就到門口陪老魚頭坐一會兒,聊聊兒子小時候的事。老魚頭從不響應,可每當此刻,他的臉上都流露著溫暖的笑容。
  
  一年多以后,老夫人舊病復發,回天無力。老魚頭就飛跑著來到醫院,擠進了病房。老夫人陷入彌留已經三四天了,可還剩下一口微弱的氣息,大家都知道,她有心愿未了。
  
  老魚頭闖進病房,老夫人的眼睛忽然亮了,她居然坐了起來,喜悅地摸著老魚頭淚水橫溢的臉,叫著:“兒啊,媽知道你是我的兒子,不能聽你再叫一聲媽,媽死不瞑目啊!”
  
  老魚頭放聲大哭,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媽!媽!我是杜寧,我是您的兒子啊!”
  
  他喊完這句以后,老夫人的笑容還沒散去,卻已經沒了氣息。
  
  李珍和杜晨晨一起哭叫著抱住了老魚頭,不,杜寧。他輕輕合上老夫人的眼睛,轉過頭,臟兮兮的臉上滿布著威嚴:“一年多前我病危時,答應重修酆都城的閻王殿,只求買個活命。閻王問遍了我身邊所有的人,誰肯把命贈送給我,只有我媽答應了,是我堅決不肯要。后來般若寺門口的乞丐老魚頭愿意把剩余的10年命給我,作為交換,閻王許他下輩子投胎做富二代……我活過來了,可我的命再也不是億萬富翁了,是乞丐的,我只能按約定過乞丐的日子,還不能泄露天機,否則這命就會戛然而止。這一年多我吃了很多苦,看透了人世炎涼,可也受到了很多普通人的恩惠和關照。做窮人太痛苦了,所以我不后悔提前去死,只是要先讓我做一件事。我宣布,杜氏財團百分之九十的財產,捐給慈善機構,幫助窮人和遇到急難的人,讓財富發揮真正的作用。”
  
  杜寧恢復了身份,他的話就是旨意。李珍和杜晨晨懷著愧疚的心情迅速地辦理完了捐贈的一切事宜。
  
  杜寧終于又可以穿著體面的衣服活回自己,他等待著大限的到來。
  
  可說來也怪,那一天遲遲不來,他的身體精神倒越來越健旺了。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是閻王事情太多把他遺忘了,還是因為他最后關頭的大善改變了壽數?
  
  杜寧想不明白,也沒人能想明白。他只好衣冠楚楚地繼續做他的杜董。好在他懂得了財富的意義,余生應該怎么活,他心里有譜。
  • 上一篇: 木馬擇匠
  • 下一篇: 比寶馬還貴的自行車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