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故事大全 > 偵探懸疑> 預言死亡單

預言死亡單

來源: 故事會 作者: 未知 時間: 2019-10-01 閱讀:
  1。奇怪的人
  
  我是一個二手書商,在一處偏僻的地段開了一家小書屋,慘淡經營著。
  
  賺錢不是全部目的,我只是愛收藏書,愛讀書。曾經夢想著開一家大的書店,但現實確實骨感,撐破口袋也只夠勉強維持一個二手書屋的正常運轉,只要每天能與書為伍,我已經覺得上天待我不薄了。
  
  那天晚上,正下著入夏以來最大的一場雨,使本來就人煙稀少的地方顯得愈加清冷蕭索。就在我準備關門停業的時候,好像是從天而降似的,店里闖入了一個臉色蒼白渾身濕淋淋的年輕男子,奇怪的是,他的鞋竟然不沾半點濕泥,像是不曾用腳走路。
  
  他徑直走到柜臺前,不理會我的詫異的眼光,把一摞捆好的書放在柜臺上,轉身就走。
  
  等我從呆滯狀態回過神來,那個年輕人已不見了蹤影。要不是那一摞書,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做了一場夢。
  
  大雨下得愈發瓢潑,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是在這樣一個雨夜,突然冒出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做了一件莫明其妙的事,心里怎么說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用最快的速度關好門,坐下來打開那一摞剛送來的書。
  
  都是一些磨舊的書,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不過還是有一本書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是今年剛出的新書,作者、書名,我從來沒聽過,但是書的磨損程度卻像是被無數人翻閱過一樣。
  
  因為長時間地讀書,我已經練就了一目三行的閱讀速度,所以只用了幾個小時就把這本書草草看完了。很平淡無奇的故事情節,構思也很一般,我開始有點懊悔把這么長時間花在一本沒有價值的恐怖小說上。
  
  或許,今晚的事只是一個無聊的人跟我搞了一個無聊的惡作劇,我大可不必想那么多。
  
  2。兩起案件
  
  兩個月過去了,就在我快要淡忘了那件事時,我在電視上看到一則新聞報道。
  
  一個被拋棄的男人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把他前女友殺害,然后把她的心挖了出來,隨身攜帶著,惡劣的手段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
  
  在痛罵他禽獸不如之余,我的腦海里突然掠過一絲念頭,這個案件,不管是案發地點,還是事件本身,我都好像曾經親眼目睹過一樣。
  
  更為不可思議的是,我在圍觀的人群中竟然又看到了那天夜里送書的神秘男子。雖然鏡頭只是一閃而過,但是我對他的印象特別深刻,是絕對不可能看錯的。
  
  是巧合還是……那個神秘男子和這起案件有關嗎?而他又為何要給我送書呢?我覺得或許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背后操縱這一切,這讓我有點脊柱發麻了。
  
  我只能自己安慰自己,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畢竟案犯已經就范,而且給一個二手書商送過書的人,在一個兇案采訪現場圍觀,并沒有什么讓人懷疑的地方。
  
  所幸這件人神共憤的兇案,漸漸地從人們的飯后談資中被淡忘了。
  
  一個偌大的城市里,每天都有這樣或那樣的偶然事件發生,比如說今天早上的煤氣爆炸事件,雖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也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和交通阻塞,國道上的車塞了上千米長,景象尤為壯觀。
  
  說起來,這起爆炸也來得特別蹊蹺,至今仍沒調查出爆炸的具體原因到底是什么。
  
  如果說這件意外事件不值得大驚小怪的話,那這件意外事件曾經在我腦海里出現過,而且連地點都不差毫分,還能說這是正常的嗎?
  
  一個月里已經發生了兩起這樣的事情,而且我都預見到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使我不得不聯想到,那個神秘男人難道給我一個異于常人的預言能力?能預測到即將要發生的事?
  
  這真的太荒誕了,如果不是,我也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來解釋這所發生的一切,難道是我的精神有毛病,有臆想癥?
  
  3。預言
  
  而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一連發生了好幾起意外事故,全跟我腦海里閃現過的場景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我甚至能感受到受害者當時那種驚恐到極點的情緒,看到他們睜著一雙布滿鮮血的眼睛向我求救,好像每一幕血腥場面我都親身體驗過一樣。
  
  我閉上眼睛就覺得好像有一團黑壓壓的東西向我撲過來。我像是陷入了一個黑暗混沌的世界里,找不到出路了。
  
  我甚至得了電視恐懼癥,每天害怕打開電視,害怕看到新聞里播報的案件跟我腦海里出現的一樣,這幾乎讓我精神分裂。
  
  我獨自站在黑暗中,后面是寒光閃閃的刺刀,前面是布滿機關的陷阱,我只能感覺到它們帶來的陣陣殺氣,卻不知該如何躲避。
  
  我只是隱隱地覺得這一切應該都和那個神秘男子有關,他那張沒有表情的慘白的臉,此刻在我的腦海里,不亞于一顆骷髏帶給我的震撼力。

  一切都要找到那個神秘男子才能得到真相。可自從那次他從鏡頭前一閃而過后,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住址,我甚至開始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人了。
  
  我也不能報警、不能告訴任何人,別人一定會把我當成神經病的。可是再這樣下去,我自己都會把我自己折磨成神經病的。
  
  我一個人坐在柜臺前,思考著最近幾個月里發生的古怪事情,腦子里千頭萬緒,突然,我的眼光落在了柜架上那一本神秘男子送來的書上,下意識地把它拿過來重新翻閱起來。
  
  這第二次的翻閱,徹底震驚了我。
  
  原來,我的預言全來自這本書。第一次我只是粗略地把這本書瀏覽了一遍,把一些情節放在了腦子里,當發生和書上寫的一樣的事故時,我就錯以為是我腦子里自覺萌生的場景和事件,并沒有意識到是我曾經看到的書里的情節。
  
  這是一本比瑪雅預言還準的書。我不知道那個神秘男人把這本書送到我這兒是福還是禍,但我只感覺到還會有異樣的不同尋常的事情要發生。
  
  我穩定了一下情緒,繼續往下翻著書。
  
  當看到,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重逢后,他們來到第一次見面的二手書屋,老板卻不見了,第二天發現老板失足掉進了一個正在施工的排水道里,昏迷不醒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一股涼氣從腳底噌噌地往上躥。
  
  關于我的預言來了,那個把死亡和血腥的魔掌伸向無數人的預言,還是沖著我來了,明知道自己將會遭遇不測卻無能為力去改變,只能把自己放在恐懼的深淵里苦苦掙扎,那才是最痛苦的。
  
  4。逃過一劫
  
  我打電話給死黨花生,說這么長時間不見,想到他那兒聚一聚。其實我是想借助于兩個人的力量,僥幸能在這次災難里幸免于難。
  
  我常自詡是一個相信科學的文學巨人,可當發生這種光怪陸離的事情的時候,我還是被嚇得屁滾尿流的,保命要緊。
  
  寒暄過后,我提出喝幾杯酒暖暖身子,其實是想借酒壯膽。不知道喝了多久,我已經有點不勝酒力了,腦袋暈乎乎的,就睡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暗了。花生并沒有睡在身邊,拉燈,沒有反應,好像是停電了。叫人,也沒有人回應。我的心緊了一下,開始想叫娘了,這都是什么事,本來想找個伴兒的,這下弄得更瘆人了。
  
  我在黑暗中摸索著往前走,手機的燈光很弱,明明滅滅,像鬼火似的。
  
  花生住的地方我不常來,對屋里的擺設也沒太在意,所以不是凳子磕著膝蓋了,就是頭碰到墻了,而且還有時斷時續的女子哭泣聲傳來,簡直像在地獄里煎熬。
  
  突然,有一束光投影到了我正面對的墻上,在光束中間出現了一個長發的女鬼,伸展著長長的指甲做向前撲的姿勢。
  
  而我像被釘在了地上一樣無法移動,慢慢地回過頭,后面什么也沒有。
  
  突然,光束中的女鬼向我撲來,我條件反射般地往屋外沖去,心緊張得快要跳了出來。
  
  我沒命地往前跑,路邊的樹葉鬼叫一樣地沙沙響著,不時有黑影從我面前嗖嗖而過,四周是死一樣的黑暗,驚懼催著我往前跑,突然,我覺得頭好像被撞了一下,然后就沒有知覺了。
  
  當清醒過來的時候,我正躺在醫院里。
  
  花生坐在我旁邊:“好點了吧。”
  
  我只是喃喃地說:“預言應驗了,預言應驗了。”
  
  花生以為我跌出了什么毛病:“你沒事吧,昨天我醉酒醒來,發現家里沒電了,出去買根蠟燭,回來的時候發現你昏迷在了正施工的下水道中,你怎么會從家里出來的?”
  
  5。作者
  
  我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詳細告訴了花生。花生笑我是不是跌壞了腦子,開始胡言亂語了。當我把書交給他的時候,他嚇著了,勉強擠出一絲笑:“天,怎么跟演電視劇似的,太離譜了!”
  
  當事情即將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會本能地感到恐懼與不安,可當悲劇真的發生的時候,就會讓人變得冷靜下來。
  
  這絕不是一件單純簡單的事情。我和花生商量,還是應該交給警方,借由警方的力量來解決這件毫無頭緒的事情。
  
  但是,警方的介入帶來的轟動效應,卻讓所有人始料未及。市民都以防患于未然的想法,瘋狂地搶購那本書,生怕預言會應驗在自己的身上。
  
  可笑的是,警方竟然也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這就等于間接地承認了那些預言的真實性,間接地認可了民眾的瘋狂搶購行為。
  
  我不得不驚訝那股神秘的力量真的太可怕了,好像無堅不摧似的。只要它愿意,什么都可以被碾成齏粉!
  
  花生一邊看著電視一邊驚叫著:“看,這本書的作者,都成名人了,據說書已經賣到上百萬冊了,穩居排行榜之首,現在一夜成名的人真多啊,這都行。”
  
  我看著電視陷入了沉思,現在的人為了出名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了,什么方法都敢用,那……
  
  我不敢再想下去,不敢茍同我這大膽的假設,可這無疑又是解釋得通的唯一答案,那就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個名不見經傳的作者策劃好的,目的就是為了出名。
  
  她教唆被女友拋棄的男人按照她書中寫的方法殺了他的女朋友;制造了煤氣爆炸等一些小事故;在花生家的對面裝鬼,然后用投影儀投到花生家的墻上嚇我,讓我跳進預設的陷阱里……她的目的就是借我的手來為她的書做宣傳吧,而她之所以選中我,或許就是因為我是一個地處偏僻的二手書商吧。

  真是最毒婦人心啊。
  
  6。流言
  
  就在我為自己的想法暗自得意的時候,預言又靈驗了。這次的主角不是別人,正是作者自己,自己寫了一本書來預言自己的死亡,未免太可笑了點。
  
  但是她的死狀確實很嚇人,和書上寫的一模一樣,晚歸時,在路口的轉角突然被一個不明飛行物砸中了腦袋,腦漿都濺了一地,眼睛還怒睜著,坐在地上背靠著墻,腦袋耷拉著。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了,如果我想的是錯的,那就是真有預言存在了,那豈不太嚇人了,豈不是每個人都要在看得見的恐懼里面臨預知的死亡了?那我不是還要在書中的預言里再死一次?
  
  老天,這干嗎要都跟我扯上關系呢!可是,那個可怕的網愈來愈緊,都讓人喘不過氣了。
  
  預言還在一個一個變成現實,那本書的銷量亦突飛猛進,我每天都呆在店里不敢邁出門一步,生怕有什么飛來橫禍要了我的命。
  
  不過,唯一安慰的一件事,就是自從預言的事公布于眾的時候,我的小店的生意也好得爆棚,許多人都想來看看到底是誰發現了預言的存在,我倒受了無心插柳之惠。
  
  只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又把我卷入了另一個漩渦,不知什么時候從哪兒流傳出來的謠言,說我就是這些預言事件的始作俑者,什么撞鬼,跌入下水道,什么神秘男子送書,都是我自己編的,為的就是提高小店的名氣,來賺不義之財。
  
  這簡直太可笑了,一定有人在操縱這一切,想要玩死我,可這又是誰呢?我實在想象不出誰和我有這么大的仇恨。
  
  現在警察每天上門問話,所有的人都用鄙視的眼光來看我,甚至晚上睡覺也會有騷擾電話打進來,更有甚者用石頭砸爛我的窗戶。這讓我提心吊膽,不得安生。而,這一切都是那個神秘男子引起的。
  
  7。終結
  
  以后的日子或許都不會太平了,我隱隱感覺到,預言或許會在我身上再次發生的。別人都說我是策劃者,可天知道,我才是這起預言事件的真正受害者,我不得不擔心那雙手什么時候會向我伸來。
  
  晚上我送走了最后一位顧客,關門打烊的時候,突然停電了。本來就人煙稀少的地方在深夜顯得更靜了,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不是就是預言應驗的前兆呢?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慌,所有的血腥場面逼仄而來,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每聲響動都能刺激我脆弱的神經。
  
  我不敢上床睡覺,瑟瑟地蜷縮在角落里不發一言,想著等待我的會是什么。過了有一個世紀那么長,我聽到了門鎖響動的聲音,然后有一個人摸索著小心翼翼地往里走了進來。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面容,只是他手里握著的匕首閃著灼灼的光芒,嚇得我大氣都不敢出。
  
  慌亂中,我好像碰到了什么東西,響動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他立馬向我這邊走來,我只覺得眼前刀光一閃,就感到腹部一陣刺痛,有一股熱乎乎的東西從我的身體里溢出,我忍著巨大的疼痛抬頭看清了來者的面容,我的天,他就是那個神秘男子!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策劃的?為什么?”我驚恐地問。
  
  神秘男子狡黠地笑了一下,臉色還是那么蒼白:“你知道嗎?賺錢有很多種方法。有的人給自己的妻子投保險,然后殺妻賺取保險金;有的人去搶劫銀行;有的人去販毒;真是愚蠢,到最后這些人無一例外都被警察抓住了。賺錢也是需要頭腦的。”
  
  他頓了一下,指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瞥了我一眼,接著說:“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嗎?我妻子是一個沒有名氣的作家,寫書賣的錢連生活都不夠,所以我就想了一個這么絕的辦法讓她的書火了起來,很血腥很殘忍是不是?但是很抱歉我利用了你,不過誰讓你是一個這么膽小怕事的人呢?哈哈……”
  
  望著眼前這個面目猙獰的人,我用盡力氣喊道:“可你怎么能那么殘忍地殺害你的妻子呢?”
  
  他冷笑道:“殺害?怎么能說殺害呢,沒有我她怎么能出名,她死后我就可以得到全部的稿費了,這也是我應得的,她為了出名,我為了錢,我幫她得到了她想要的,這很公平啊。只是你知道太多了,為了我能全身而退,為了這件事盡早平息下來,我只好犧牲你了,我事先放出消息說你是策劃者,就是為今天的事做準備,明天新聞頭條就會出現‘預言事件的始作俑者在家里畏罪自殺’。”
  
  說完,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手帕,擦掉了匕首上的指印,然后放入我的手中,一邊后退一邊擦掉地上留下的腳印,然后響起了關門聲。而我卻連一步都挪動不了……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殺手的選擇
  • 下一篇: 空心床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