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故事大全 > 偵探懸疑> 寶中劫

寶中劫

來源: 故事會 作者: 未知 時間: 2019-10-11 閱讀:
  1。楔子
  夜黑如墨,陳宇站在跨江大橋下的涵洞里,巨大的橋身擋住了城市里霓虹的燈火。在他對面,站著一個穿著兜帽的年輕男人。男人身形瘦削,寬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半張臉。陳宇很想看清面前的人到底長什么樣,奈何光線不好,除了一團黑色的影子,什么都看不到。
  其實看到也沒用,因為前面的這個男人,他根本沒有固定的臉。他是人稱“千變臉魔術師”的珠寶大盜M,很多人都見過他,可是每個人對M的描述卻不盡相同。
  沒有人知道他的臉,正如沒有人知道他的盜竊手法一樣。
  但無論M的身份多么離奇,有一點是不變的,M從來都沒有失手過。他既沒有失手目標珠寶,也從來沒有被警方抓到過。而這兩點,正是陳宇需要的。
  “目標?”年輕男人開門見山地問。
  “一個黑色絲絨禮盒里裝的10顆鉆石。”陳宇回答道。
  “只要拿到鉆石就行?”
  “不全是。8月10日,在南城梧桐老街的金玉珠寶店里,會有一筆交易,當交易完成后,你才能去盜取買家買走的10顆鉆石。”
  “哦……”年輕男人若有所思地笑了,“您這樣好嗎,不怕買家找上門啊?”交易之后反水害人,再次盜走財貨,在道上屢見不鮮。
  “所以才要靠你啊!”陳宇說,“如果成功,酬金我們對半,如果不成功,你什么都得不到。”
  2。交易
  李昊是南城梧桐街道金玉珠寶店的員工。作為一個急需轉正的實習生,李昊每天都兢兢業業的工作,他這輩子就只想老老實實干活,從來沒想過有什么飛來的橫財。
  直到8月10日早上,他收到了一個快遞。快遞單上沒有寄件人的信息,而快遞盒子里面是一個密封的黑色絲絨禮盒。李昊原以為是自己空閑時候定的快遞,沒太在意,等他看到黑色禮盒下面還壓著1萬塊錢時,李昊倒吸了一口涼氣,開始認真審視當前的情況。
  在1萬塊錢中,還有一張白色紙條上面寫著:今日中午12點,會有買家來金玉珠寶店,聲稱要買藥。屆時把這個黑色禮盒給他,并且從他手中取走同樣的黑色禮盒。交易達成,你將得到1萬塊錢的酬勞。
  這似乎是個不錯的差事。有人特地快遞了東西讓李昊代賣,李昊大概就是一個中介。可到底是交易什么東西,中介費能有1萬元?
  耐不住好奇,李昊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那個黑色的絲絨禮盒。晶瑩璀璨的光從禮盒中流溢出來,李昊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禮盒中所謂的“藥”。那是10顆如鴿子蛋大的光彩奪目的鉆石。
  這回李昊是真不淡定了。李昊在珠寶店工作,鉆石他沒少見,可是這樣純粹的原石,還是鴿子蛋大小的,他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里面每一顆鉆石,都值成百上千萬。
  這還叫中介嗎?李昊覺得,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貓膩。
  這時候,他看到黑色禮盒的蓋子上貼著一張紙,李昊把那張紙撕下來,發現是張照片。上面兩男一女,是李昊的全家福。李昊渾身的血液都涼了。在他父母的腦袋上,被畫上了一道紅色的叉。這是威脅。對方意圖很明顯,如果李昊完成任務,他會得到1萬元的酬勞;如果敢報警,那么他的父母就會遭殃。
  8月10日,一整個上午,李昊都死死地盯著墻壁上的掛鐘。時針走到12點的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心跳恍惚漏掉了一拍。幾個穿著西裝的男人走進珠寶店,李昊本能地抓住禮盒退到一邊。這時候,為首的西裝男走到李昊身邊,低聲問他:“請問,這店賣藥嗎?”
  李昊吃了一驚,買家終于來了,可買家怎么知道“藥”在他手中呢?李昊環顧四周,才發現整個珠寶店居然只剩他一個導購員了。
  李昊小聲地回答“有”,然后小心翼翼地將黑色禮盒遞給買家。買家看到東西,眼睛里閃過一絲驚喜。他退到一邊,另一個男人走上來,低聲道:“我們要驗貨。”
  這家伙難道是珠寶鑒定師?李昊知道老板去進A貨的時候,會帶上珠寶鑒定師,這樣能對鉆石進行估價。不同純度和精度的鉆石,價格是不同的。李昊取出鑷子,夾了一顆鉆石給鑒定師。鑒定師取出培養皿收好鉆石,然后又取出各種化學試劑和顯微鏡。李昊有點頭大,他雖然不太懂鉆石,可鑒定鉆石怎么會用到化學試劑和顯微鏡呢?
  鑒定師取出了一個小玻璃錘子,在鉆石上輕輕一磕,晶瑩的粉末從鉆石身上散落下來,鑒定師將粉末放在一根試管中,然后加入了幾滴溶劑,小晶體在溶劑中立刻融化了。這時候,他又用吸管吸取了少量的溶液放到顯微鏡下觀察。
  李昊有些蒙了,他對鉆石了解不多,但他明白,鉆石是自然界中最堅硬的晶體之一,而眼前的鑒定師,居然用一個玻璃錘子就把鉆石給敲碎了一個角。緊接著,更跌破眼鏡的事情發生了,鑒定師用注射器吸取了溶液扎入自己的血管中。
  原本還一臉嚴肅的鑒定師,在注射了溶液后,整個人興奮了,翩翩然仿若入了仙境。李昊終于知道這次交易了,黑色絲絨禮盒里面裝的,根本不是什么頂級鉆石,而是高級毒品!
  趁黑衣人不注意,李昊把手偷偷按在柜臺里一個紅色的開關上。這東西是報警器,珠寶店都會安裝這種報警器,以防有人來搶劫。
  這時,珠寶店的門突然開了,中午出去吃飯的導購員都回來了,原本安靜的珠寶店突然熱鬧起來。
  李昊有些心驚,他特別怕這群買家突然反悔,像電影里面的黑道一樣突然拿槍殺人什么的。但買家們卻沒說什么,只是繼續交易,李昊把黑色禮盒給了買家,買家同樣給了他一個黑色的禮盒。
  李昊打開那黑色禮盒,覺得眼前一黑,又是10顆亮晶晶的鉆石。但這10顆恐怕就真的是鉆石了。
  目送西裝男們離開了珠寶店,李昊終于松了一口氣。
  突然之間,幾聲槍響,一群套著頭套,手里端著沖鋒槍的男人沖進了珠寶店,原本富麗堂皇的珠寶店,在幾十發子彈之下,變得坑坑洼洼,支離破碎。
  劫匪迅速占領了珠寶店,中午沒有顧客,店員們都驚恐地蹲下身,抱緊頭部。李昊也膽戰心驚地抱頭蹲下,這里沒有人比他更害怕,剛剛他莫明其妙地進行了一宗毒品交易,這會兒又遇上了搶劫,要是這兩件事情一起被捅到警察局,他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劫匪將柜臺里的所有珠寶都裝進了一個巨大的口袋,還把李昊懷里的那十個鴿子蛋大的鉆石也搶走了,整個過程不到10分鐘。劫匪搶完珠寶,準備撤離。就在他們即將退出珠寶店的一瞬間,原本那群穿著西裝的買家突然又返回了珠寶店!毒販和劫匪碰頭……李昊無法想象這是什么畫面。
  但奇怪的是,那些劫匪并沒有用槍指著西裝男們,反而畢恭畢敬地問:“老板,出什么事了?”
  “假的!這些鉆石都是假的!”為首的西裝男抓著黑色禮盒往地上一摔,鉆石從盒子里甩出來,掉在大理石地板上四分五裂。幾個鉆石碎片崩到李昊面前,李昊用手偷偷一摸,是玻璃!
  “陳宇呢?陳宇在哪里?”西裝男大吼道,幾個劫匪從辦公室出來,提著一個頹然的中年男人。李昊認真一看,劫匪提著的人,正是金玉珠寶店的老板陳宇!西裝男將槍對準陳宇的腦門,大吼:“告訴我,貨呢!貨在哪兒?”“客人你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啊!”陳宇戰戰兢兢地說。
  “你以為你找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實習生來交易,我就不知道幕后老板是你。”西裝男瞇著眼睛道,“南城梧桐街道的陳宇,表面上是做珠寶生意的,實際上卻是一個大毒梟,專門將高級的毒品制造成珠寶的樣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交易換掉的貨物就是你搞的鬼!”
  “那么,周老板交易之后又找人搶劫我的珠寶店,連同交易的真鉆也搶走,這難道就是經商之道?”陳宇冷笑道,“我素聞周老板做生意不老實,我只是留了一手而已,沒想到誤打誤撞對上了。”
  周老板,叫周愛國,是南城的最大的毒品零售商。
  “不可能!”周愛國吼道,“我分明目睹了交易的整個過程,你不可能有機會做手腳!”
  “我當然做不到了。但如果是千變臉魔術師,那就不一定了。”
  周愛國一愣,千變臉魔術師M,他也聽過。所以,在他根本沒注意到的瞬間,M已經將毒品換成假珠寶了。周愛國冷冷地說:“M給人辦事有規矩,他要收一半的珠寶作為酬勞,你這一招玩的真大。”
  “至少我贏了呀!”陳宇說。
  “別傻了,你的命還在我的手里呢!”周愛國拿著槍笑著說。
  “你確定嗎?”話音剛落,幾顆黑色的催淚彈從破碎的玻璃門中滑入珠寶店,整個珠寶店頓時彌漫著嗆人的氣味。迷霧繚繞中,根本看不清人影。周愛國捂著嘴,四下尋找陳宇的身影,卻發現這個男人早已跑得無影無蹤。
  他心中驚駭,立刻沖到后門奪路而逃,但門口早已站滿了武裝的警察,警察們一擁而入,將周愛國死死地按在地上。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洋太太的遺產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