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人生智慧 > 哲理故事> 一粒愚蠢的種子

一粒愚蠢的種子

來源: 故事會 作者: 沈岳明 時間: 2014-06-24 閱讀:

16歲那年的冬天特別冷,馬上就要過年了,可家里一點年貨都沒準備。母親讓我跟父親進一趟城。母親說:“抓幾只雞去,城里人喜歡吃鄉里的土雞,也許能賣個好價錢。將雞賣了,就能買些年貨回來,咱們一家就可以高高興興地過年了。”

盡管北風呼呼地刮著,天冷得讓人牙齒緊緊相合,可街上依然熱鬧非凡,大家都在買年貨呢。父親找了個人稍微少點的地方,讓我站在那里賣雞,他說他去辦點事,馬上回來。走時,還囑咐我,一定要按母親說的價格賣。

父親剛走了,便有一個城里人來買雞。那人也沒還價,便將雞買走了。我沒想到這么順利地將雞給賣掉,還是一個好價錢。我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見父親還沒來,便不耐煩了。特別是看到前面圍了一圈人,更是耐不住性子,要去看熱鬧。

一圈人圍著的是個中年男人,一邊揮舞拳腳,一邊向人們介紹自己的武藝,并問是否有人愿意跟他學藝。見半天沒人回應,他便用手指著一個年輕人,說:“如果我將武藝傳授給你,只要一元錢,你愿意嗎?”那人猶豫著說:“愿意。”于是,年輕人便給了他一元錢。中年男人拿過一元錢后,便對著他的手掌拍了幾下,說:“我已將武藝傳授給你了,請你拿手用力拍向一塊石頭,試一下自己的武藝。”

人們驚訝地看到,那個年輕人一掌便將一塊石頭拍得粉碎。人們紛紛鼓起掌,我也跟著鼓起掌。令人驚訝的是,那個中年男人將那一元錢還給了年輕人,并說:“我傳授武藝,并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發揚武術精神,只有那些與我有緣的人,才有資格獲得我的武藝。”

這時,中年男人再問大家:“還有誰愿出一元錢,買我的武藝?”這回,幾乎是所有人都大聲地回答:“我愿意。”當然,我也喊了一聲。那時,正是各類功夫片播得火熱的時候,別說我們少年,就是不少成年人,都夢想擁有一身好功夫。

中年男人見大家都說愿意,便伸出了手。人們會意,肯定是要一元錢。于是,一人給了他一元錢。中年男人笑了笑,一邊將錢還給了大家,一邊問:“如果我收每人10元呢?有人愿意嗎?”大家知道他不要錢,便異口同聲地喊:“我愿意。”中年男人當即向大家伸出了手,說:“愿意就拿來吧。”

開始時,大家還有點猶豫,但一想,反正他也不會真要,就紛紛掏了錢。中年男人依然笑著將錢又還給了大家。接著,中年男人大聲問:“如果我要你身上所有的錢,來買我的武藝,有人愿意嗎?”大家都覺得好玩,幾乎是想都沒想,一齊喊:“我愿意。”中年男人再次向大家伸手,說:“愿意就拿來吧。”

大家爭先恐后地向中年男人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錢。中年男人一邊接錢,一邊對著那人的手掌拍了幾下,并交給他一塊石頭,讓他回家后再拍。當然,我也得到了那一塊石頭,代價是我失去了身上所有的錢。中年男人在收了大家的錢后,從眾人猶疑的目光中揚長而去。

中年男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大家才回過神來。有人開始對著那塊石頭用力拍去,我也用力對著那塊石頭拍去,所有人都對著那塊石頭拍去。“哎喲!”大家一齊大聲地喊痛。沒人能拍碎石頭。有人找到第一個人拍的石頭,那是一堆干的碎面粉渣,那個年輕人也早沒影了。

“上當了。”有人說。大家吵著鬧著,有人說花了幾百元買了一塊破石頭,有人說花了上千元。我心里清楚,我那一百多元賣雞的錢,沒有了。眾人陸續散去了。我仍在原地發呆。這時,有人拍我的肩膀,是父親。父親說:“你怎么跑到這里來了?為什么不在原地等我?雞賣掉了嗎?”

我哭著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父親。我求父親去將我失去的錢找回來。父親卻說:“是你自己愿意跟人家交換武藝的,怪得了誰,拿一百多元錢去換一塊大街上隨處可見的破石頭,看你今后還長不長記性。”其實,父親手里是有錢的,因為他剛討回自己一年的工錢。但他就是沒買年貨,也沒坐車,而是和我一起走了幾十里路回家的。幾天后,父親才獨自去城里買了年貨。

此事雖然過去多年,我依然記憶猶新。當年“拿一百多塊錢去換一塊大街上隨處可見的破石頭”的行為,就如一粒愚蠢的種子,深深地種在我的心里,讓我要強的心感到了羞恥與悔恨。而正是這羞恥與悔恨,被時光漚成了肥料,滋養著我一天天地成長,讓我的腳步走得更堅實,人生的方向更加明確,目標更加遠大。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暴雨起時莫下山
  • 下一篇: 兩則《人生感悟》的故事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