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情感文章 > 愛情文章> 在念念不忘中遺忘

在念念不忘中遺忘

來源: 讀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時間: 2019-08-31 閱讀:
  車輪輾過稀疏的楊樹倒影,在筆直的柏油馬路上飛奔。透過一片斑駁,我看見了一名衣衫襤褸的婦女。
  我急忙踩了剎車,下來。她正在心無旁騖地沿著馬路旁邊的小水溝往前走,手里拿著一根柳樹條,嘴巴快速地一張一合,似乎正念念有詞。
  我躍過水溝,輕輕地喊了一聲:“王改改!”
  她抬頭,笑嘻嘻地打量我,圍著我轉了三四圈:“你是誰?”
  A
  她還是把我忘了。
  十幾年前,為了籌措我們姐倆的學費,父親開著借來的四輪車,拉著滿滿的一車西瓜到城里的農貿市場去賣,也就是在這條水溝邊,車輛側翻,父親被壓在車下,不治身亡。
  半年后母親改嫁。15歲的王改改用臟兮兮的手把我的眼淚擦干:“巧巧,你不要怕!有我呢!”
  王改改抱了一捆玉米秸桿塞到爐子里,不一會兒就有煙從煙囪里飄出來。我使勁吮吸著這股煙火的味道,竟然感到久違的溫暖。
  大約半個小時后,王改改在里面喊:“王巧巧,吃飯!”我回到屋里,桌子上擺著兩碗面,面條比筷子還粗,湯黑乎乎的,星星點點有東西發亮,應該是油吧,上面漂著大小不一的蔥花。最重要的是,盤子里放了兩根我最愛吃的腌黃瓜。
  我的眼睛一熱,不爭氣的淚水就流到了碗里。
  B
  就在那年秋天,王改改退學回家種地。一個15歲的女子,種著20多畝地,春耕夏鋤秋收。而我,每天天不亮就去十幾里外的中學上學,回來已是月明星稀。
  13歲的我,個子長得比她還高。一進門,王改改就接過我的書包,輕輕地用手摸著,凌亂的頭發在昏暗的燈光下微微顫抖。
  我會若無其事地說:“餓死了!”王改改慌忙回過神來,放下書包,揭開鍋蓋,里面是我最愛吃的豆角燜面。
  她把筷子遞給我,看我狼吞虎咽地吃,自己卻像一只安靜的病貓。
  飯后,王改改到廚房里洗碗,我在日記本中寫道:“王改改,你等著,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的好。”
  寫完日記,我的心反而沉重起來,就來到廚房。王改改正蹲在灶臺邊一動不動,昏暗的燈光下,她的肩膀顯得瘦削而孱弱。
  她低頭摳著指甲:“王巧巧,等你上了大學,不會瞧不起我吧?”
  不知怎么,我不喜歡看王改改郁郁寡歡的樣子:“王改改,我能念到高一就超過你了!”
  王改改“哇”地一聲哭了:“你還沒念大學就氣我了,早就知道你是個白眼狼……”
  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應該有著小小的心思,微妙的情愫,可是王改改的腦子里除了種地就是我的學費。只有她的哭和她的年紀最吻合,任性且毫無預兆。
  C
  王改改是我姐,長我兩歲。
  她21歲那年,我順利地考取了北京的一所重點大學。我拿著錄取通知書到田地里找她,揮舞著通知書喊道:“王改改!”
  太陽毒辣辣的,她把手擋在額頭上向這邊張望,看到是我,扔下鋤頭就往過來跑。她跑得太急了,被地里的土塊絆倒,她也不拍一下土,爬起來接著跑。
  我把通知書遞給她,她咧了咧嘴,似笑非笑,似哭又非哭,在原地轉了兩三圈。我輕輕地喊了一聲:“姐!”王改改終于哭了出來:“巧巧!你出息了,姐這些年的苦值了!”
  我的鼻子酸酸的,想說什么,卻什么也說不出來。王改改握著我的手,我低下頭,她的手黝黑粗糙,由于長年累月的田間勞作,每個指頭肚上都結了厚厚的繭,掌心、手背到處是傷口。舊傷未愈又添新傷,重重疊疊,手掌略顯寬大,這哪像一個妙齡姑娘的手?
  我的眼淚滴在她厚實寬大的手背,又流進我的手心,她輕輕地把我的淚擦干。
  王改改眼淚未干又笑了:“這是喜事兒,巧巧。姐要給你慶賀,你想吃什么?”
  D
  開學前,王改改把3000多元的學費放在我的手上,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她:“哪來的?”王改改笑了,有點不太自然:“向村委會借的。”說完,她進屋了,沒像往常一樣張羅晚飯。
  我抱了柴火塞到爐子里,6年來第一次動手給王改改做飯。坐在爐子旁,我一邊添柴,一邊猜測錢的來歷。
  突然,王改改跑出來:“什么味兒?”我正在發愣,王改改一個箭步上來把鍋蓋掀起,我才知道是菜糊了。
  王改改小心翼翼地把上面的菜放在盤子里,又把底下糊了的菜鏟到碗里。我把菜和米飯端到桌子上,像平日她叫我那樣喊了一聲:“王改改!吃飯。”
  她應了一聲,就端著那碗燒糊了的菜坐下,笑著說:“我最喜歡吃這種菜了,油香油香的。”
  鹽的量沒有把握好,又咸又苦,我感覺自己很沒用:“姐,不好吃。”她低著頭,大口大口地吃著:“沒有啊!王巧巧給我做的第一頓飯,我一輩子都會記著。”
  E
  臨行前,姐姐把我送到村外的那條土路上,摸摸我的頭發:“巧巧,要是能重新來過,我還當你的姐,你不要把姐忘了。”
  我笑著:“誰會記得你呀,村姑!”王改改戳了一下我的腦門:“白眼狼!”然后笑了,笑著笑著,眼淚就流了一臉。
  我到學校后,一邊埋頭學習,一邊忙著打工。空閑時,我就給王改改寫信。王改改給我的回信內容單調枯燥,無非就是地長草、雞下蛋的。但讀她的信,我的心總是暖暖的。
  那個時候,我懷揣著一個卑微的愿望,從此不再花王改改的錢,還要掙錢給她買衣服,請她到城里的館子吃飯。
  第二年夏天,我遇到同村的栓子:“王改改結婚了。”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什么時候?”
  他瞪大眼睛:“好像……現在大著肚子呢!”
  我馬上給王改改打電話:“你什么意思?嫁人就忘了我是吧?”沒等王改改回應,我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我回到村里。王改改正挺著大肚子摘黃瓜。頭發凌亂而枯黃,臉色灰暗。看到我,她欣喜地叫道:“王巧巧——”然后,她看了一眼自己隆起的肚子,低下了頭。
  “姐夫呢?”我問。
  她指指后面。姐夫德貴喝高了,正滿臉通紅地坐在地上。我氣不打一處來:“你怎么能嫁一個不務正業的酒鬼呢?”
  “咦!”德貴從地上爬起來,“我花3000多塊錢買的!”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欲語又無語,淚卻先流了下來。原來如此,我的學費是姐姐賣了自己得來的,原來如此!
  姐姐用粗糙黝黑的手掌擦干了我的眼淚,手指劃過我的臉時感到尖銳的疼。她的胳膊上露出幾道紫色的傷痕。
  “他打你?”我問。
  王改改笑了:“你不要忘了我啊!”
  蒼天在上!我怎么可能忘了王改改?!
  F
  這一年的春節回家,我用打工掙來的錢給王改改、德貴和應該已經出生的小外甥買了好多東西。客車在村外停下,我看到王改改正向我走來。
  我喜不自禁:“王改改!”
  她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你是誰?”
  我一愣,她馬上笑嘻嘻地說:“王巧巧回來了嗎?”
  我后來才知道,王改改經常遭到德貴的毒打,精神有一點失常,后來孩子生下就死了,王改改受了刺激,就成這樣了。
  我呆呆地看著她。寒風凜冽,她穿著一雙破棉鞋,沒穿襪子,腳趾露在外面。我蹲下,用手捂住她裸露的腳趾,眼淚一個勁兒地流,流著流著,就哭出了聲。
  哭聲驚動了王改改,她看著我,摸摸我的臉:“我想起來了,你是王巧巧!”
  我愈加悲痛,她為了我,受盡了生活之苦。可是,在她有限的意識里,念念不忘的還是我!
  我把臉捂在她的手心:“姐,你等我,再過兩年,我帶你到城里去!”
  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G
  這一走就是3年。
  我把王改改拉到車里:“姐!我帶你到城里吃好吃的。”
  她不肯進去:“王巧巧回來我才走!”
  我把她的手放在我臉上:“王改改,我就是王巧巧!”
  王改改摸了摸我的臉,又猛地縮回去:“不對!王巧巧的臉是濕的。”
  我鼻子一酸,眼淚又掉下來,王改改一跳:“呀!你真的是王巧巧!”
  坐在車上,我問:“你想吃什么?”王改改歪著頭:“燜面,豆角燜面!”
  王改改,這么多年來,你記得王巧巧,記得豆角燜面,甚至記得我被眼淚打濕的臉,卻不記得我的容貌!
  原來以為那些我們一輩子都不能也不敢遺忘的東西,就在我們的念念不忘中被遺忘,可是那些相親相愛的細節末節,卻在我們的生命里枝繁葉茂……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一個男人的擔當
  • 下一篇: 談情說愛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