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情感文章 > 感動世間> 我來過,我很乖

我來過,我很乖

來源: 未知 作者: 瘋子@ 時間: 2015-10-28 閱讀:
我來過,我很乖
有一個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佘艷,她有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和一顆透亮的童心。
 
她是一個孤兒,她在這個世界上只活了8年,她留在這個世界上最后的話是——“我來過,我很乖”。
 
我自愿放棄治療
 
她一出生就不知親生父母是何人,她只有收養她的“爸爸”。
 
1996年11月30日(農歷十月二十日),“爸爸”佘仕友在永興鎮沈家沖一座小橋旁的草叢中發現被凍得奄奄一息的這個新生嬰兒時,注意到她的胸口處有一張小紙片,上面寫著:“農歷十月二十日晚上12點。”
 
家住四川省雙流縣三星鎮云崖村二組的佘仕友當時30歲,因為家里窮,一直找不到對象,如果要收養這個孩子,恐怕就更沒人愿意嫁進家門了。
 
看著懷中小貓一樣嚶嚶哭泣的嬰兒,佘仕友幾次放下又抱起,轉身欲走又回頭,這個小生命已經渾身冰冷哭聲微弱,再沒人管只怕隨時就沒命了!
 
咬咬牙,他再次抱起嬰兒,嘆了一口氣:“我吃什么,你就跟我吃什么吧。”
 
佘仕友給孩子取名叫佘艷。單身漢當起了爸爸,沒有母乳,也買不起奶粉,他就只好給孩子喂米湯,所以佘艷從小體弱多病。但是小佘艷非常乖巧懂事。
 
春去春又回,如同苦藤上的一朵小花,佘艷一天天長大了。她出奇地聰明乖巧,鄉鄰都說撿來的娃娃智商高,都喜歡她。
 
她知道自己跟別家的孩子不一樣,這個家得靠她和爸爸一起來支撐,她要很乖很乖,不讓爸爸憂心、生氣。
 
上小學了,佘艷知道自己要好學上進,要考第一名,不識字的爸爸在村里才會臉上有光,所以她從沒讓爸爸失望過。
 
她給爸爸唱歌,把學校里發生的趣事一件一件講給爸爸聽,把獲得的每一朵小紅花仔仔細細貼在墻上,偶爾還會調皮地出道題考倒爸爸……
 
每當看到爸爸臉上的笑容,她都會暗自滿足:雖然不能像別的孩子一樣有媽媽,但是能跟爸爸這樣快樂地生活下去,也很幸福了。
 
從2005年5月開始,她經常流鼻血。有一天早晨,佘艷正準備洗臉,突然發現一盆清水變得紅紅的,一看,是鼻子里的血正向下滴,不管采用什么措施,都止不住。實在沒辦法,佘仕友帶她去鄉衛生院打針,可小小的針眼竟也出血不止,她的腿上還出現許多“紅點點”,醫生說:“趕快到大醫院去看!”
 
來到成都的大醫院,正值會診高峰,佘艷排不上號。她獨自坐在長椅上按住鼻子,鼻血連成線直往下流,染紅了地板。她覺得不好意思,只好端起一個便盆接血,不到10分鐘,盆子里的血就盛了一半。
 
醫生見狀,連忙帶孩子去檢查。檢查后,醫生馬上給佘艷開了病危通知單——她得了“急性白血病”!這種病的醫療費用非常昂貴,一般需要30萬元!佘仕友蒙了。
 
看著病床上的女兒,他只有一個念頭:救女兒!他找遍了親戚朋友借錢,但東拼西湊的錢不過杯水車薪,距離30萬實在太遠。他決定賣掉家里唯一還能換錢的土坯房,可是因為房子過于破舊,一時找不到買主。
 
看著父親那雙憂郁的眼睛和日漸消瘦的臉,佘艷總有一種酸楚的感覺。一次,佘艷拉著爸爸的手,話還未出口,眼淚卻冒了出來:“爸爸,我想死……”
 
父親一雙驚愕的眼睛看著她:“你才8歲,為啥要死?”
 
“我是撿來的娃娃,大家都說我命賤,害不起這病,讓我出院吧……”
 
6月18日,8歲的佘艷代替不識字的爸爸,在自己的病歷本上一筆一畫地寫道:“自愿放棄對佘艷的治療。”
 
8歲女孩乖巧安排后事
 
回家后,從小到大沒有跟爸爸提過任何要求的佘艷,向爸爸提出兩個要求:她想穿一件新衣服,再照一張相片。她對爸爸解釋說:“以后我不在了,如果你想我了,就可以看看照片上的我。”
 
第二天,爸爸叫上佘艷的姑姑陪著她來到鎮上,花30元給佘艷買了兩套新衣服,佘艷自己選了一套粉紅色的短袖短褲,姑姑給她選了一套白色紅點的裙子,她試穿上身就舍不得脫下來。
 
三人來到照相館,佘艷穿著粉紅色的新衣服,雙手比著V字手勢,努力地微笑,最后還是忍不住掉下淚來。
 
她已經不能上學了,她長時間背著書包站在村前的小路上,眼睛總是濕漉漉的。
 
如果不是一個叫傅艷的記者,佘艷將像一片悄然滑落的樹葉一樣,靜靜地在風中飄落……
 
傅艷從醫院方面得知了情況,寫了一篇報道,詳盡敘說佘艷的故事。旋即,《8歲女孩乖巧安排后事》的故事傳開了,成都人被感動了,網民也被感動了。人們為這個可憐的女孩心痛不已,從成都到全國乃至全世界,現實世界與互聯網空間聯動,多方愛心人士開始為挽救這個弱小的生命捐款。
 
短短10天時間,全球華人捐助的善款就已經超過56萬元,手術費用足夠了,小佘艷的生命之火被愛心再次點燃!
6月21日,放棄治療回家的佘艷被重新接到成都,住進了市兒童醫院。
 
佘艷接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化療,小女孩的堅強令所有人吃驚。她的主治醫生徐鳴介紹,化療階段胃腸道反應強烈,佘艷剛開始時經常嘔吐不止,可她連吭都沒吭一聲。
 
剛入院時做骨髓穿刺檢查,針頭從胸骨刺入,她沒哭,沒叫,眼淚都沒流,動都不動一下。
 
佘艷從出生到死亡,沒有得到過一絲母愛。
 
當徐鳴醫生提出“佘艷,給我當女兒”時,佘艷目光一閃,淚水一下就涌了出來。
 
第二天,當徐鳴醫生來到她床前的時候,佘艷竟羞答答地叫了一聲:“徐媽媽。”徐鳴開始時一愣,繼而笑逐顏開,甜甜地回了一聲:“女兒乖。”
 
第二天,徐鳴到病房,給佘艷穿上了一雙白色的襪子,并不經意地對她說:“穿上這個,免得涼。”佘艷開心地說:“媽媽,這是我第一次穿襪子。”
 
徐鳴醫生覺得自己心里像針扎一樣難受,她問佘艷:“告訴媽媽,你還想要什么?”
 
佘艷低頭害羞了半天,然后怯怯地說:“我想有一雙紅皮鞋,配上白襪子,好像白雪公主啊。”
 
當天晚上,徐鳴醫生下了班之后,打車趕到一家童裝專賣店,花80元買了一雙紅皮鞋,又買了兩雙白襪子。
 
第二天到病房,她給佘艷穿上白襪子、紅皮鞋。佘艷坐在床邊,腳不沾地,歡喜得不得了。
 
那段時間,病房里堆滿了鮮花和水果,到處彌漫著醉人的芬芳。
 
兩個月的化療,佘艷陸續闖過了9道“鬼門關”,感染性休克、敗血癥、溶血、消化道大出血……每次都逢兇化吉。
 
由國內權威兒童血液病專家共同會診確定的化療方案,效果很好,白血病已經被完全控制住了!所有人都在企盼著佘艷康復的好消息。
 
但是,化療藥物使用后可能引起的并發癥非常可怕。而與別的患白血病的孩子相比,佘艷的體質較差。經此手術后她的體質更差了。
 
2005年8月20日清晨
 
她問傅艷:“阿姨,你告訴我,他們為什么要給我捐款?”
 
“因為,他們都是善良人。”
 
“阿姨,我也要做善良人。”
 
“你當然是善良人。善良的人要相互幫助,就會變得更加善良。”
 
佘艷從枕頭下摸出一個數學作業本,遞給傅艷:“阿姨,這是我的遺書……”
 
傅艷大驚,連忙打開一看,果然是小佘艷安排的后事。
 
這是一個年僅8歲、生命垂危的孩子,趴在病床上用鉛筆寫的3頁紙的遺書。
 
開頭是“傅艷阿姨”,結尾是“傅艷阿姨再見”,整篇文章全部是關于她離世后的“拜托”,以及她想通過媒體向全社會關心她的人表達感謝與道別。
 
“阿姨再見,我們在夢中見。傅艷阿姨,我爸爸(的)房子要垮了。爸爸不要生氣,不要跳樓。
 
“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阿姨,醫我的錢給我們學校一點點,多謝阿姨給紅十字會會長說。我死后,把剩下的錢給那些和我(得)一樣病的人,讓他們的病好起來……”
 
這封遺書,傅艷看得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我來過,我很乖
 
8月22日,由于消化道出血,幾乎一個月不能吃東西而靠輸液支撐的佘艷,第一次“偷吃”東西,她掰了一塊方便面塞進嘴里。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醫生和護士緊急給她輸血、輸液……看著佘艷腹痛難忍、痛苦不堪的樣子,醫生和護士都哭了,大家都想幫她分擔痛苦,可是,盡各種辦法還是無濟于事。
 
最后,佘艷在極端的痛苦中離開了這個世界。醫生在她停止呼吸后,仍然不遺余力地搶救了80分鐘,最終也沒能挽回這個幼小的生命。
 
所有人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那個美麗如詩、純凈如水的“小仙女”真的去了另一個世界嗎?
 
8月26日,她的葬禮在小雨中舉行,成都市東郊殯儀館火化大廳內外站滿了熱淚盈眶的市民。
 
為了讓這個一出生就被遺棄、患白血病后自愿放棄治療的女孩,最后離去時不至于太孤單,來自四面八方的“爸爸媽媽”們默默地冒雨前來送行。
 
佘艷安靜地躺在鮮花叢中,腳上穿著白襪子和紅皮鞋——這是她心目中白雪公主的樣子。
 
笑吟吟的照片
 
碑文正面上方寫著:“我來過,我很乖(1996.11.30—2005.8.22)。”
 
后面刻著關于佘艷身世的簡單介紹,最后兩句是:“在她有生之年,感受到了人世的溫暖。小姑娘請安息,天堂有你更美麗。”
 
遵照小佘艷的遺愿,剩下的54萬元醫療費作為生命的饋贈留給了其他患白血病的孩子。這7個孩子分別是楊心琳、徐黎、黃志強、劉靈璐、張雨婕、高健、王杰。這7個可憐的孩子,年齡最大的19歲,最小的只有兩歲,都是家境非常困難,掙扎在死亡線上的貧困子弟。
 
9月24日,第一個接受佘艷生命饋贈的女孩徐黎在華西醫大成功進行手術后,她蒼白的臉上掛上了一絲微笑:“我接受了你生命的贈予,謝謝佘艷妹妹,你一定在天堂看著我們。請你放心,以后我們的墓碑上也要刻上:我來過,我很乖……”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父女情緣
  • 下一篇: 當我老了,不要嫌棄我可好?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