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情感文章 > 親情文章> 忍著不去愛

忍著不去愛

來源: 讀者文摘 作者: 未知 時間: 2019-09-08 閱讀:
  1
  從我十月懷胎開始,我媽對我突然變得十分冷淡。女兒米米剛生下來時,白天睡覺晚上哭鬧,我精疲力竭,希望媽媽能陪米米睡。媽媽卻說:“她哭時,你就抱著她,聞著你的味道,她就會有安全感,很快就會安靜的。”沒幾天媽媽就回家了。
  米米才滿月,婆婆就生病住院了,我忙得四腳朝天,就向媽媽求援:“媽,你們來幫我帶孩子吧!”
  接電話的是爸爸,他支吾了半天才說:“你媽跟朋友去登泰山了。沒什么事,我就先掛了。”
  我頓時心生不滿:這都什么爸媽啊!
  我一個人辛苦帶娃,累得產后抑郁,卻在刷朋友圈時,看到媽媽在朋友圈里發的一張張旅行照片。她笑得很明媚,還發出豪言壯語:“哪怕今天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也要把美麗進行到底,活至盡興。”我既生氣又好笑,在她照片下面留言:“每一個風光無限的媽媽背后,都有一個暗無天日的女兒。”
  2
  有了米米,我才知道所謂堅強,多是出自無所依傍。米米4個月大時,得了毛細支氣管炎,對這么大的嬰兒來說,這是極度危險的一種病。
  診斷結果出來后,我抱著米米在走廊里給媽媽打電話,電話一接通,我便開始號啕大哭。
  “小奕,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養大一個孩子跟在高空走鋼絲沒有多少區別。別擔心,交給醫院,醫生能處理好的……”不等她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這個時候,我需要的不是說教,不是寬慰,而是一句“別擔心,有媽呢”。
  米米住院的那7天里,我不分晝夜地抱著她,為她叩背。即便如此,米米還是因為無法排痰而一度陷入昏厥。看著醫生為她插管吸痰,我滿眼是淚,心里又一次升起對媽媽的怨恨。
  我在單位辦了停薪留職,做了全職媽媽。我別無選擇。
  逢年過節,我會帶著米米和老公回媽媽家,但這對我來說,越來越像是一種例行公事。
  爸爸、媽媽的生活跟我是兩重天。他們每天的行程安排得很滿:爬山、去公園合唱、打太極,以及每周六去養老院做義工。我的怨氣一點點加重。
  更令我心寒的,是他們對米米很挑剔。媽媽常說我太寵孩子,應該讓米米學著獨立。終于有一次,我忍無可忍地反駁道:“別的孩子都是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寵著,你們不幫我帶,還怪我寵孩子!”媽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眼睛里全是淚水。她默默地走進屋子,氣氛很尷尬。
  爸爸正在洗碗,聽到我的話,趕緊進房間看媽媽,好一會兒才出來呵斥我:“小奕,哪有這么說媽媽的?難道沒有爸媽,你們還不養孩子了嗎?”我不依不饒:“我現在有與沒有,有區別嗎?”
  米米是一塊試金石,令我心寒地看到,爸爸媽媽骨子里的那份自私。
  米米一周歲,我回家擺酒。飯桌上,媽媽昔日的同事看到她,驚呼起來:“老肖,你太年輕了,跟女兒在一起像姐妹倆。”我那自私的媽媽驕傲地笑了。
  事后,我對她說:“人家這么說,不是因為你年輕,而是因為你女兒,我,被生活和米米折磨得太老相了。”媽媽又一次被我嗆到,她一句話都不說,臉上有著精致妝容也蓋不住的憔悴。
  晚上,爸爸打來電話,說媽媽在家哭了很久,晚飯都沒有吃。聽到這話,我竟然產生了一絲快意。
  3
  爸媽雖然不愿給我帶孩子,卻很愿意給我打電話。“我和你爸去杭州,一個月”“我們明天動身去上海”“我們要去鄉下住一段日子”……都是令我羨慕的神仙般的日子。我向老公吐槽,他卻寬容地說:“他們袖手旁觀,總比纏綿病榻、忙中添亂要好得多。這樣想,你會覺得心里敞亮不少。”
  一轉眼,米米兩歲半了。一天凌晨3點半,家里的電話響了,是爸爸。“小奕,你能來趟深圳嗎?你媽媽想見你。”
  一種不祥的預感突然涌上心頭。
  我乘坐最早的航班趕往深圳時,媽媽已經被宣布腦死亡了。見到媽媽的那一刻,我清楚地感覺到,有一種東西,正在我心臟的某個角落,撕心裂肺地離去。
  看著儀器上顯示的接近最低值的血壓,我對醫生怒吼道:“為什么不給她注射多巴胺,為什么不給她升血壓,為什么不做心肺復蘇?我是學過醫的,我不僅要告你,我還會跟你拼命,你知道嗎?”
  爸爸抱住失控的我,拿出一份文件給我。那是一份生前預囑:“今后,如當我病情危及生命時,千萬不要用生命支持療法搶救,如插各種管子及心肺功能復蘇等,讓我安詳、自然、無痛苦地走完人生的旅程,讓我有尊嚴地死去。”
  最令我心碎的,是后面的日期,那恰好是我懷孕之初,媽媽被診斷為中晚期淋巴癌之際。
  真相就這樣被揭開。媽媽在確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簽下這份文件,然后,列下一份遺愿清單。她不想纏綿病榻,不想讓我看著她一點一點被疾病吞噬,她只想把有限的錢花在路上,也讓自己消失在路上。
  她怕我依賴她,怕自己放不下米米,所以,在我懷孕之初,她就抱著決絕的態度,讓我斷了指望媽媽的念想。
  在生命的倒計時里,她跟曾經鬧翻了的同事和解,她把我愛吃的那些菜寫成“媽媽食譜”,她去了中國21座城市……而她做的最重要也最痛苦的一件事,便是對我和米米的疏離。她對爸爸說:“對她們倆有多喜愛,對生命就會有多不舍。小奕終究要面對沒有我的日子,不如就從現在開始。”
  媽媽在我到達3小時后,安靜而從容地走了,就像睡熟了一般。醫生告訴我:“老人選擇的,叫作尊嚴死。”
  4
  給媽媽擦拭、換衣,我一次次壓抑著悔恨的淚水。我一遍遍地回憶,想從記憶里找出媽媽患病的蛛絲馬跡。我想起她在面對我時一次次地欲言又止;想起她臉上粉底遮不住的暗黃與憔悴;想起老家的臥室,有一個抽屜莫名地上了鎖;想起爸爸突然對媽媽百依百順……其實,如果留心觀察,媽媽留下了很多破綻。可是,我只顧自己和孩子的感受,統統視而不見。
  整理媽媽的遺物時,我看到她的手機相冊里,滿滿的都是我和米米的照片、視頻。爸爸說,生命的最后時日,她整夜失眠,即便加了鎮痛泵依然疼痛難忍,于是就整夜看著這些照片,說這是她最后的止痛片。
  在衣柜的一個收納箱里,整齊地擺放著8件手工織的毛衣。那是媽媽親手給米米織的。箱子里還有一本手寫的冊子,上面詳細地寫著五香鴨蛋的腌法、制作酸菜的流程、粽子的包法,甚至連買哪家小店的粽葉都做了備注。“小奕,認真地去學這些手藝,這樣,媽媽不在了,你依然可以吃到媽媽的味道。”媽媽寫道。
  我終于明白,對一個母親來說,最難的,不是愛她的孩子,而是忍著不去愛她的孩子。生命的最后一段,病痛之苦于媽媽是其次,必須與我生離,壓抑對米米的隔輩情深,逼我獨立,才是她最大的疼。
  這世間,母愛有很多種,媽媽給我的,不是陪伴,而是一個人遠去,毫不拖累我。她給我上了一堂人生的死亡之課,這一課,要穿越重重的誤解,直到親人離去,我才會明白。此刻,我多想告訴她:媽媽,女兒現在做得很好了……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丑父親,憨父親
  • 下一篇: 最后的禮物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