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詩詞大全 > 古詞古詩> 皮日休詩全集——唐代

皮日休詩全集——唐代

來源: 未知 作者: 瘋子@ 時間: 2014-02-16 閱讀:
皮日休(834至839~902以后),唐代文學家。字襲美,一字逸少。居鹿門山,自號鹿門子,又號間氣布衣、醉吟先生。襄陽(今屬湖北)人。懿宗咸通八年 (867)登進士第。次年東游,至蘇州。咸通十年為蘇州刺史從事,與陸龜蒙相識,并與之唱和。其后又入京為太常博士,出為毗陵副使。僖宗乾符五年(878),黃巢軍下江浙,皮日休為黃巢所得。黃巢入長安稱帝,皮日休任翰林學士。中和三年(883),曾至同官縣。他的死,說法不一。或說他因故為巢所殺(孫光憲《北夢瑣言》、錢易《南部新書》、辛文房《唐才子傳》等),或說黃巢兵敗后為唐王朝所殺(陸游《老學庵筆記》引《該聞錄》),或說后至浙江依錢□(尹洙《大理寺丞皮子良墓志銘》、陶岳《五代史補》),或說流寓宿州以終,墓在濉溪北岸(《宿州志》)。著有《皮子文藪》10卷,收其前期作品,為懿宗咸通七年皮氏所自編。有《四部叢刊》影明本及中華書局排印蕭滌非整理本通行。《全唐文》收皮日休文4卷,其中有散文7篇,為《文藪》所未收。《全唐詩》收皮日休詩,共9卷300余首,后8卷詩均為《文藪》所未收,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蕭滌非、鄭慶篤重校標點本《皮子文藪》,將皮日休自編《文藪》以外的詩文附于書后。皮日休生平事跡,主要見于孫光憲《北夢瑣言》、錢易《南部新書》、尹洙《大理寺丞皮子良墓志銘》、陶岳《五代史補》、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計有功《唐詩紀事》、辛文房《唐才子傳》、《宿州志》等。近人考訂有繆鉞《皮日休的事跡思想及其作品》和《再論皮日休參加黃巢起義軍的問題》、李菊田《皮日休生平事跡考》、蕭滌非《論有關皮日休諸問題》、張志康《皮日休究竟是怎樣死的》等,可資參考。  
  
卷六百零八
卷608_1 「補周禮九夏系文。九夏歌九篇」皮日休
  (王夏之歌者,王出入之所奏也。四章,章四句)
  爣爣皎日,欻麗于天。厥明御舒,如王出焉。
  爣爣皎日,欻入于地。厥晦厥貞,如王入焉。
  出有龍旂,入有珩珮。勿驅勿馳,惟慎惟戒。
  出有嘉謀,入有內則。繄彼臣庶,欽王之式。
  (肆夏之歌者,尸出入之所奏也。二章,章四句)
  愔愔清廟,儀儀象服。我尸出矣,迎神之谷。
  杳杳陰竹,坎坎路鼓。我尸入矣,得神之祜。
  (昭夏之歌者,牲出入之所奏也。二章,章四句)
  有郁其鬯,有儼其彝。九變未作,全乘來之。
  既醑既酢,爰朄爰舞。象物既降,全乘之去。
  (納夏之歌者,四方賓客來之所奏也。四章,章四句)
  麟之儀儀,不縶不維。樂德而至,如賓之嬉。
  鳳之愉愉,不篝不笯.樂德而至,如賓之娛。
  自筐及筥,我有牢醑。自筐及篚,我有貨幣。
  我牢不愆,我貨不匱。碩碩其才,有樂而止。
  (章夏之歌者,臣有功之所奏也。四章,章四句)
  王有虎臣,錫之鈇鉞。征彼不憓,一撲而滅。
  王有虎臣,錫之圭瓚。征彼不享,一烘而泮。
  王有掌訝,偵爾疆理。王有掌客,饋爾饔餼。
  何以樂之,金石九奏。何以錫之,龍旂九旒。
  (齊夏之歌者,夫人祭之所奏也。一章,四句)
  玲玲衡笄,翚衣榆翟。自內而祭,為君之則。
  (族夏之歌者,族人酌之所奏也。二章,章四句)
  洪源誰孕,疏為江河。大塊孰埏,播為山阿。
  厥流浩漾,厥勢嵯峨。今君之酌,慰我實多。
  (械夏之歌者,賓既出之所奏也。三章,章三句)
  禮酒既酌,嘉賓既厚,牘為之奏。
  禮酒既竭,嘉賓既悅,應為之節。
  禮酒既罄,嘉賓既醒,雅為之行。
  (驁夏之歌者,公出入之所奏也。二章,章四句)
  桓桓其珪,袞袞其衣。出作二伯,天子是毗。
  桓桓其珪,袞袞其服。入作三孤,國人是福。
卷608_2 「三羞詩三首」皮日休
  吾聞古君子,介介勵其節。入門疑儲宮,撫己思鈇鉞。
  志者若不退,佞者何由達。君臣一殽膳,家國共殘殺。
  此道見于今,永思心若裂。王臣方謇謇,佐我無玷缺。
  如何以謀計,中道生芽蘗。憲司遵故典,分道播南越。
  蒼惶出班行,家室不容別。玄鬢行為霜,清淚立成血。
  乘遽劇飛鳥,就傳過風發。嗟吾何為者,叨在造士列。
  獻文不上第,歸于淮之汭。蹇蹄可再奔,退羽可后歇。
  利則侶軒裳,塞則友松月。而于方寸內,未有是愁結。
  未為祿食仕,俯不愧梁糲。未為冠冕人,死不慚忠烈。
  如何有是心,不能叩丹闕。赫赫負君歸,南山采芝蕨。
  南荒不擇吏,致我交阯覆。綿聯三四年,流為中夏辱。
  懦者斗即退,武者兵則黷。軍庸滿天下,戰將多金玉。
  刮則齊民癰,分為猛士祿。雄健許昌師,忠武冠其族。
  去為萬騎風,住作一川肉。昨朝殘卒回,千門萬戶哭。
  哀聲動閭里,怨氣成山谷。誰能聽晝鼙,不忍看金鏃。
  吾有制勝術,不奈賤碌碌。貯之胸臆間,慚見許師屬。
  自嗟胡為者,得躡前修躅。家不出軍租,身不識部曲。
  亦衣許師衣,亦食許師粟。方知古人道,蔭我已為足。
  念此向誰羞,悠悠潁川綠。
  天子丙戌年,淮右民多饑。就中潁之汭,轉徙何累累。
  夫婦相顧亡,棄卻抱中兒。兄弟各自散,出門如大癡。
  一金易蘆卜,一縑換鳧茈。荒村墓鳥樹,空屋野花籬。
  兒童嚙草根,倚桑空羸羸。斑白死路傍,枕土皆離離。
  方知圣人教,于民良在斯。厲能去人愛,荒能奪人慈。
  如何司牧者,有術皆在茲。粵吾何為人,數畝清溪湄。
  一寫落第文,一家歡復嬉。朝食有麥饘,晨起有布衣。
  一身既飽暖,一家無怨咨。家雖有畎畝,手不秉镃基。
  歲雖有札瘥,庖不廢晨炊。何道以致是,我有明公知。
  食之以侯食,衣之以侯衣。歸時恤金帛,使我奉庭闈。
  撫己愧潁民,奚不進德為。因茲感知己,盡日空涕洟。
卷608_3 「七愛詩。房杜二相國(玄齡、如晦)」皮日休
  吾愛房與杜,貧賤共聯步。脫身拋亂世,策杖歸真主。
  縱橫握中算,左右天下務。骯臟無敵才,磊落不世遇。
  美矣名公卿,魁然真宰輔。黃閣三十年,清風一萬古。
  巨業照國史,大勛鎮王府。遂使后世民,至今受陶鑄。
  粵吾少有志,敢躡前賢路。茍得同其時,愿為執鞭豎。
卷608_4 「七愛詩。李太尉(晟)」皮日休
  吾愛李太尉,崛起定中原。驍雄十萬兵,四面圍國門。
  一戰取王畿,一叱散妖氛。乘輿既反正,兇豎爭亡魂。
  巍巍柱天功,蕩蕩蓋世勛。仁于曹孟德,勇過霍將軍。
  丹券入帑藏,青史傳子孫。所謂大丈夫,動合驚乾坤。
  所謂圣天子,難得忠貞臣。下以契魚水,上以合風云。
  百世必一亂,千年方一人。吾雖翰墨子,氣概敢不群。
  愿以太平頌,題向甘泉春。
卷608_5 「七愛詩。盧征君(鴻)」皮日休
  吾愛盧征君,高臥嵩山里。百辟未一顧,三征方暫起。
  坦腹對宰相,岸幘揖天子。建禮門前吟,金鑾殿里醉。
  天下皆餔糟,征君獨潔己。天下皆樂聞,征君獨洗耳。
  天下皆懷羞,征君獨多恥。銀黃不妨懸,赤紱不妨被。
  而于心抱中,獨作羲皇地。籃輿一云返,泥詔褒不已。
  再看緱山云,重酌嵩陽水。放曠書里終,逍遙醉中死。
  吾謂伊與周,不若征君貴。吾謂巢與許,不若征君義。
  高名無階級,逸跡絕涯涘。萬世唐書中,逸名不可比。
  粵吾慕真隱,強以骨肉累。如教不為名,敢有征君志。
卷608_6 「七愛詩。元魯山(德秀)」皮日休
  吾愛元紫芝,清介如伯夷。輦母遠之官,宰邑無玷疵。
  三年魯山民,豐稔不暫饑。三年魯山吏,清慎各自持。
  只飲魯山泉,只采魯山薇。一室冰檗苦,四遠聲光飛。
  退歸舊隱來,斗酒入茅茨。雞黍匪家畜,琴尊常自怡。
  盡日一菜食,窮年一布衣。清似匣中鏡,直如琴上絲。
  世無用賢人,青山生白髭。既臥黔婁衾,空立陳寔碑。
  吾無魯山道,空有魯山辭。所恨不相識,援毫空涕垂。
卷608_7 「七愛詩。李翰林(白)」皮日休
  吾愛李太白,身是酒星魄。口吐天上文,跡作人間客。
  磥砢千丈林,澄澈萬尋碧。醉中草樂府,十幅筆一息。
  召見承明廬,天子親賜食。醉曾吐御床,傲幾觸天澤。
  權臣妒逸才,心如斗筲窄。失恩出內署,海岳甘自適。
  刺謁戴接z5,赴宴著縠屐。諸侯百步迎,明君九天憶。
  竟遭腐脅疾,醉魄歸八極。大鵬不可籠,大椿不可植。
  蓬壺不可見,姑射不可識。五岳為辭鋒,四溟作胸臆。
  惜哉千萬年,此俊不可得。
卷608_9 「七愛詩。白太傅(居易)」皮日休
  吾愛白樂天,逸才生自然。誰謂辭翰器,乃是經綸賢。
  欻從浮艷詩,作得典誥篇。立身百行足,為文六藝全。
  清望逸內署,直聲驚諫垣。所刺必有思,所臨必可傳。
  忘形任詩酒,寄傲遍林泉。所望標文柄,所希持化權。
  何期遇訾毀,中道多左遷。天下皆汲汲,樂天獨怡然。
  天下皆悶悶,樂天獨舍旃。高吟辭兩掖,清嘯罷三川。
  處世似孤鶴,遺榮同脫蟬。仕若不得志,可為龜鏡焉。
卷608_10 「正樂府十篇。卒妻怨」皮日休
  河湟戍卒去,一半多不回。家有半菽食,身為一囊灰。
  官吏按其籍,伍中斥其妻。處處魯人髽,家家杞婦哀。
  少者任所歸,老者無所攜。況當札瘥年,米粒如瓊瑰。
  累累作餓殍,見之心若摧。其夫死鋒刃,其室委塵埃。
  其命即用矣,其賞安在哉。豈無黔敖恩,救此窮餓骸。
  誰知白屋士,念此翻欸欸.
卷608_11 「正樂府十篇。橡媼嘆」皮日休
  秋深橡子熟,散落榛蕪岡。傴傴黃發媼,拾之踐晨霜。
  移時始盈掬,盡日方滿筐。幾嚗復幾蒸,用作三冬糧。
  山前有熟稻,紫穗襲人香。細獲又精舂,粒粒如玉珰。
  持之納于官,私室無倉箱。如何一石馀,只作五斗量。
  狡吏不畏刑,貪官不避贓。農時作私債,農畢歸官倉。
  自冬及于春,橡實誑饑腸。吾聞田成子,詐仁猶自王。
  吁嗟逢橡媼,不覺淚沾裳。
卷608_12 「正樂府十篇。貪官怨」皮日休
  國家省闥吏,賞之皆與位。素來不知書,豈能精吏理。
  大者或宰邑,小者皆尉史。愚者若混沌,毒者如雄虺。
  傷哉堯舜民,肉袒受鞭箠。吾聞古圣王,天下無遺士。
  朝廷及下邑,治者皆仁義。國家選賢良,定制兼拘忌。
  所以用此徒,令之充祿仕。何不廣取人,何不廣歷試。
  下位既賢哉,上位何如矣。胥徒賞以財,俊造悉為吏。
  天下若不平,吾當甘棄市。
卷608_13 「正樂府十篇。農父謠」皮日休
  農父冤辛苦,向我述其情。難將一人農,可備十人征。
  如何江淮粟,挽漕輸咸京。黃河水如電,一半沈與傾。
  均輸利其事,職司安敢評。三川豈不農,三輔豈不耕。
  奚不車其粟,用以供天兵。美哉農父言,何計達王程。
卷608_14 「正樂府十篇。路臣恨」皮日休
  路臣何方來,去馬真如龍。行驕不動塵,滿轡金瓏璁。
  有人自天來,將避荊棘叢。獰呼不覺止,推下蒼黃中。
  十夫掣鞭策,御之如驚鴻。日行六七郵,瞥若鷹無蹤。
  路臣慎勿愬,愬則刑爾躬。軍期方似雨,天命正如風。
  七雄戰爭時,賓旅猶自通。如何太平世,動步卻途窮。
卷608_15 「正樂府十篇。賤貢士」皮日休
  南越貢珠璣,西蜀進羅綺。到京未晨旦,一一見天子。
  如何賢與俊,為貢賤如此。所知不可求,敢望前席事。
  吾聞古圣人,射宮親選士。不肖盡屏跡,賢能皆得位。
  所以謂得人,所以稱多士。嘆息幾編書,時哉又何異。
卷608_16 「正樂府十篇。頌夷臣」皮日休
  夷師本學外,仍善唐文字。吾人本尚舍,何況夷臣事。
  所以不學者,反為夷臣戲。所以尸祿人,反為夷臣忌。
  吁嗟華風衰,何嘗不由是。
卷608_17 「正樂府十篇。惜義鳥」皮日休
  商顏多義鳥,義鳥實可嗟。危巢末累累,隱在栲木花。
  他巢若有雛,乳之如一家。他巢若遭捕,投之同一羅。
  商人每秋貢,所貴復如何。飽以稻粱滋,飾以組繡華。
  惜哉仁義禽,委戲于宮娥。吾聞鳳之貴,仁義亦足夸。
  所以不遭捕,蓋緣生不多。
卷608_18 「正樂府十篇。誚虛器」皮日休
  襄陽作髹器,中有庫露真。持以遺北虜,紿云生有神。
  每歲走其使,所費如云屯。吾聞古圣王,修德來遠人。
  未聞作巧詐,用欺禽獸君。吾道尚如此,戎心安足云。
  如何漢宣帝,卻得呼韓臣。
卷608_19 「正樂府十篇。哀隴民」皮日休
  隴山千萬仞,鸚鵡巢其巔。窮危又極嶮,其山猶不全。
  蚩蚩隴之民,懸度如登天。空中覘其巢,墮者爭紛然。
  百禽不得一,十人九死焉。隴川有戍卒,戍卒亦不閑。
  將命提雕籠,直到金臺前。彼毛不自珍,彼舌不自言。
  胡為輕人命,奉此玩好端。吾聞古圣王,珍禽皆舍旃。
  今此隴民屬,每歲啼漣漣。
卷608_20 「奉獻致政裴秘監」皮日休
  何胤本征士,高情動天地。既無閥閱門,常嫌冠冕累。
  宰邑著嘉政,為郡留高致。移官在書府,方樂鴛池貴。
  玉季牧江西,泣之不忍離。舍杖隨之去,天下欽高義。
  烏帽白絺裘,籃輿竹如意。黃菊陶潛酒,青山謝公妓。
  月檻詠詩情,花溪釣魚戲。鐘陵既方舟,魏闕將結駟。
  甘求白首閑,不為蒼生起。優詔加大監,所以符公議。
  既為逍遙公,又作鴟夷子。安車懸不出,駟馬閑無事。
  微雨漢陂舟,殘日終南騎。富貴盡凌云,何人能至此。
  猜禍皆及身,何復至如是。賢哉此丈夫,百世一人矣。
卷608_21 「秋夜有懷」皮日休
  夢里憂身泣,覺來衣尚濕。骨肉煎我心,不是謀生急。
  如何欲佐主,功名未成立。處世既孤特,傳家無承襲。
  明朝走梁楚,步步出門澀。如何一寸心,千愁萬愁入。
卷608_22 「喜鵲」皮日休
  棄膻在庭際,雙鵲來搖尾。欲啄怕人驚,喜語晴光里。
  何況佞幸人,微禽解如此。
卷608_23 「蚊子」皮日休
  隱隱聚若雷,噆膚不知足。皇天若不平,微物教食肉。
  貧士無絳紗,忍苦臥茅屋。何事覓膏腴,腹無太倉粟。
卷608_24 「鹿門夏日」皮日休
  滿院松桂陰,日午卻不知。山人睡一覺,庭鵲立未移。
  出檐趁云去,忘戴白接z5.書眼若薄霧,酒腸如漏卮。
  身外所勞者,飲食須自持。何如便絕粒,直使身無為。
卷608_21 「偶書」皮日休
  女媧掉繩索,縆泥成下人。至今頑愚者,生如土偶身。
  云物養吾道,天爵高我貧。大笑猗氏輩,為富皆不仁。
卷608_22 「讀書」皮日休
  家資是何物,積帙列梁梠.高齋曉開卷,獨共圣人語。
  英賢雖異世,自古心相許。案頭見蠹魚,猶勝凡儔侶。
卷608_23 「貧居秋日」皮日休
  亭午頭未冠,端坐獨愁予。貧家煙爨稀,灶底陰蟲語。
  門小愧車馬,廩空慚雀鼠。盡室未寒衣,機聲羨鄰女。 
  卷六百零九
卷609_1 「魯望讀襄陽耆舊傳見贈五百言過褒庸材靡有稱是…次韻」皮日休
  漢水碧于天,南荊廓然秀。廬羅遵古俗,鄢郢迷昔囿。
  幽奇無得狀,巉絕不能究。興替忽矣新,山川悄然舊。
  斑斑生造士,一一應玄宿。巴庸乃嶮岨,屈景實豪右。
  是非既自分,涇渭不相就。粵自靈均來,清才若天漱。
  偉哉泂上隱,卓爾隆中耨。始將麋鹿狎,遂與麒麟斗。
  萬乘不可謁,千鐘固非茂。爰從景升死,境上多兵候。
  檀溪試戈船,峴嶺屯貝胄。寂寞數百年,質唯包礫琇.
  上玄賞唐德,生賢命之授。是為漢陽王,帝曰俞爾奏。
  巨德聳神鬼,宏才轢前后。勢端唯金莖,質古乃玉豆。
  行葉蔭大椿,詞源吐洪溜。六成清廟音,一柱明堂構。
  在昔房陵遷,圓穹正中漏。繄王揭然出,上下拓宇宙。
  俯視三事者,騃騃若童幼。低摧護中興,若鳳視其鷇.
  遇險必伸足,逢誅將引脰。既正北極尊,遂治眾星謬。
  重聞章陵幸,再見岐陽狩。日似新刮膜,天如重熨縐。
  易政疾似欬,求賢甚于購。化之未期年,民安而國富。
  翼衛兩舜趨,鉤陳十堯驟。忽然遺相印,如羿卸其彀。
  奸幸卻乘釁,播遷遂終壽。遺廟屹峰崿,功名紛組繡。
  開元文物盛,孟子生荊岫。斯文縱奇巧,秦璽新雕鏤。
  甘窮臥牛衣,受辱對狗竇。思變如易爻,才通似玄首。
  秘于龍宮室,怪于天篆籀。知者競欲戴,嫉者或將詬。
  任達且百觚,遂為當時陋。既作才鬼終,恐為仙籍售。
  予生二賢末,得作升木狖。兼濟與獨善,俱敢懷其臭。
  江漢稱炳靈,克明嗣清晝。繼彼欲為三,如醨如醇酎。
  既見陸夫子,駑心卻伏廄。結彼世外交,遇之于邂逅。
  兩鶴思競閑,雙松格爭瘦。唯恐別仙才,漣漣涕襟袖。
卷609_2 「魯望昨以五百言見貽過有褒美內揣庸陋彌增愧悚…微旨也」皮日休
  三辰至精氣,生自蒼頡前。粵從有文字,精氣銖于綿。
  所以楊墨后,文詞縱橫顛。元狩富材術,建安儼英賢。
  厥祀四百馀,作者如排穿。五馬渡江日,群魚食蒲年。
  大風蕩天地,萬陣黃須膻。縱有命世才,不如一空弮。
  后至陳隋世,得之拘且緛。太浮如瀲滟,太細如蚳蝝.
  太亂如靡靡,太輕如芊芊。流之為酗bM,變之為游畋。
  百足雖云眾,不救殺馬蚿。君臣作降虜,北走如cg猭.
  所以文字妖,致其國朝遷。吾唐革其弊,取士將科縣。
  文星下為人,洪秀密于緶。大開紫宸扉,來者皆詳延。
  日晏朝不罷,龍姿歡fM々。于焉周道反,由是秦法悛。
  射洪陳子昂,其聲亦喧闐。惜哉不得時,將奮猶拘攣。
  玉壘李太白,銅堤孟浩然。李寬包堪輿,孟澹擬漪漣。
  埋骨采石壙,留神鹿門埏。俾其羈旅死,實覺天地孱。
  猗與子美思,不盡如轉輇。縱為三十車,一字不可捐。
  既作風雅主,遂司歌詠權。誰知耒陽土,埋卻真神仙。
  當于李杜際,名輩或溯沿。良御非異馬,由弓非他弦。
  其物無同異,其人有媸妍。自開元至今,宗社紛如煙。
  爽若沆瀣英,高如昆侖巔。百家囂浮說,諸子率寓篇。
  筑之為京觀,解之為牲牷。各持天地維,率意東西牽。
  競抵元化首,爭扼真宰咽。或作制誥藪,或為宮體淵。
  或堪被金石,或可投花鈿。或為輿隸唱,或被兒童憐。
  烏壘虜亦寫,雞林夷爭傳。披揭覆載樞,捭闔神異鍵。
  力掀尾閭立,思軋大塊旋。降氣或若虹,耀影或如殘.
  萬象瘡復痏,百靈瘠且貶。謂乎數十公,筆若明堂椽。
  其中有擬者,不絕當如綖。齊驅不讓策,并駕或爭駢。
  所以吾唐風,直將三代甄。被此文物盛,由乎聲詩宣。
  采彼風人謠,輶軒輕似鹯。麗者固不舍,鄙者亦為銓。
  其中有鑒戒,一一堪雕鐫。乙夜以觀之,吾君無釋焉。
  遂命大司樂,度之如星躔。播于樂府中,俾為萬代蠲。
  吹彼圓丘竹,誦茲清廟弦。不惟娛列祖,兼可格上玄。
  粵予何為者,生自江海壖。騃騃自總角,不甘耕一廛。
  諸昆指倉庫,謂我死道邊。何為不力農,稽古真可嘕.
  遂與袯襫著,兼之笞笠全。風吹蔓草花,颯颯盈荒田。
  老牛瞪不行,力弱誰能鞭。乃將耒與耜,并換槧與鉛。
  閱彼圖籍肆,致之千百編。攜將入蘇嶺,不就無出緣。
  堆書塞低屋,添硯涸小泉。對燈任髻爇,憑案從肘研。
  茍無切玉刀,難除指上胼。爾來五寒暑,試藝稱精專。
  昌黎道未著,文教如欲騫。其中有聲病,于我如fDfe.
  是敢驅頹波,歸之于大川。其文如可用,不敢佞與便。
  明水在稿秸,太羹臨豆籩。將來示時人,猰貐垂饞涎。
  亦或尚華縟,亦曾為便嬛。亦能制灝灝,亦解攻翩翩。
  唯思逢陣敵,與彼爭后先。避兵入句吳,窮悴只自跧.
  平原陸夫子,投刺來翩躚。開卷讀數行,為之加敬虔。
  忽窮一兩首,反顧唯曲拳。始來遺巾幗,乃敢排戈鋋.
  或為拔幟走,或遭劘壘還。不能收亂轍,豈暇重為篿.
  雖然未三北,亦可輸千鐉。向來說文字,爾汝名可聯。
  圣人病歿世,不患窮而蹎。我未九品位,君無一囊錢。
  相逢得何事,兩籠酬戲箋。無顏解媮合,底事居冗員。
  方知萬鐘祿,不博五湖船。夷險但明月,死生應白蓮。
  吟馀憑幾飲,釣罷偎蓑眠。終拋峴山業,相共此留連。
卷609_3 「吳中苦雨因書一百韻寄魯望」皮日休
  全吳臨巨溟,百里到滬瀆。海物競駢羅,水怪爭滲漉。
  狂蜃吐其氣,千尋勃然蹙。一刷半天墨,架為欹危屋。
  怒鯨瞪相向,吹浪山轂轂。倏忽腥杳冥,須臾坼崖谷。
  帝命有嚴程,慈物敢潛伏。噓之為玄云,彌亙千萬幅。
  直拔倚天劍,又建橫海纛。化之為暴雨,潈潈射平陸。
  如將月窟寫,似把天河撲。著樹勝戟支,中人過箭鏃。
  龍光倏閃照,虬角搊琤觸。此時一千里,平下天臺瀑。
  雷公恣其志,ze磹裂電目。蹋破霹靂車,折卻三四輻。
  雨工避罪者,必在蚊睫宿。狂發鏗訇音,不得懈怠僇.
  頃刻勢稍止,尚自傾蔌蔌。不敢履洿處,恐蹋爛地軸。
  自爾凡十日,茫然晦林麓。只是遇滂沱,少曾逢霢霂。
  伊余之廨宇,古制拙卜筑。頹檐倒菌黃,破砌頑莎綠。
  只有方丈居,其中蹐且跼。朽處或似醉,漏時又如沃。
  階前平泛濫,墻下起趢趚。唯堪著笞笠,復可乘艒宿。
  雞犬并淋漓,兒童但咿噢。勃勃生濕氣,人人牢于鋦。
  須眉漬將斷,肝膈蒸欲熟。當庭死蘭芷,四垣盛薋菉。
  解帙展斷書,拂床安壞櫝。跳梁老蛙黽,直向床前浴。
  蹲前但相聒,似把白丁辱。空廚方欲炊,漬米未離bL.
  薪蒸濕不著,白晝須然燭。污萊既已濘,買魚不獲鮛.
  竟未成麥饘,安能得粱肉。更有陸先生,荒林抱窮蹙。
  壞宅四五舍,病筱三兩束。蓋檐低礙首,蘚地滑澾足。
  注欲透承塵,濕難庇廚簏。低摧在圭竇,索漠拋偏裻.
  手指既已胼,肌膚亦將瘯。一苞勢欲陊,將撐乏寸木。
  盡日欠束薪,經時無寸粟。eA蝓將入甑,蟚蜞已臨鍑。
  嬌兒未十歲,枵然自啼哭。一錢買粔籹,數里走病仆。
  破碎舊鶴籠,狼藉晚蠶蔟。千卷素書外,此外無馀蓄。
  著處纻衣裂,戴次紗帽醭。惡陰潛過午,未及烹葵菽。
  吳中銅臭戶,七萬沸如臛。嗇止甘蟹(魚胥),侈唯僭車服。
  皆希尉吏旨,盡怕里胥錄。低眉事庸奴,開顏納金玉。
  唯到陸先生,不能分一斛。先生之志氣,薄漢如鴻鵠。
  遇善必擎跽,見才輒馳逐。廉不受一芥,其馀安可黷。
  如何鄉里輩,見之乃猬縮。粵予苦心者,師仰但踖踧.
  受易既可注,請玄又堪卜。百家皆搜蕩,六藝盡翻覆。
  似餒見太牢,如迷遇華燭。半年得酬唱,一日屢往復。
  三秀間稂莠,九成雜巴濮。奔命既不暇,乞降但相續。
  吟詩口吻噅,把筆指節瘃。君才既不窮,吾道由是篤。
  所益諒弘多,厥交過親族。相逢似丹漆,相望如脁肭。
  論業敢并驅,量分合繼躅。相違始兩日,忡忡想華縟。
  出門泥漫漶,恨無直轅輂。十錢賃一輪,逢上鳴斛觫。
  赤腳枕書帙,訪予穿詰曲。入門且抵掌,大噱時碌碌。
  茲淋既浹旬,無乃害九谷。予惟餓不死,得非道之福。
  手中捉詩卷,語快還共讀。解帶似歸來,脫巾若沐浴。
  疏如松間篁,野甚麋對鹿。行譚弄書簽,臥話枕棋局。
  呼童具盤餐,擫衣換雞鶩。或蒸一升麻,或煠兩把菊。
  用以閱幽奇,豈能資口腹。十分煎皋盧,半榼挽醽醁.
  高談繄無盡,晝漏何太促。我公大司諫,一切從民欲。
  梅潤侵束杖,和氣生空獄。而民當斯時,不覺有煩溽。
  念澇為之災,拜神再三告。太陰霍然收,天地一澄肅。
  燔炙既芬芬,威儀乃毣毣。須權元化柄,用拯中夏酷。
  我愿薦先生,左右輔司牧。茲雨何足云,唯思舉顏歜.
卷609_13 「初夏即事寄魯望」皮日休
  夏景恬且曠,遠人疾初平。黃鳥語方熟,紫桐陰正清。
  廨宇有幽處,私游無定程。歸來閉雙關,亦忘枯與榮。
  土室作深谷,蘚垣為干城。頫杉突杝架,迸筍支檐楹。
  片石共坐穩,病鶴同喜晴。癭木四五器,筇杖一兩莖。
  泉為葛天味,松作羲皇聲。或看名畫徹,或吟閑詩成。
  忽枕素琴睡,時把仙書行。自然寡儔侶,莫說更紛爭。
  具區包地髓,震澤含天英。粵從三讓來,俊造紛然生。
  顧予客茲地,薄我皆為傖。唯有陸夫子,盡力提客卿。
  各負出俗才,俱懷超世情。駐我一棧車,啜君數藜羹。
  敲門若我訪,倒屣欣逢迎。胡餅蒸甚熟,貊盤舉尤輕。
  茗脆不禁炙,酒肥或難傾。掃除就藤下,移榻尋虛明。
  唯共陸夫子,醉與天壤并。
卷609_14 「二游詩。徐詩」皮日休
  東莞為著姓,奕代皆雋哲。強學取科第,名聲盡孤揭。
  自為方州來,清操稱凜冽。唯寫墳籍多,必云清俸絕。
  宣毫利若風,剡紙光與月。札吏指欲胼,萬通排未闋。
  樓船若夏屋,欲載如垤(土臬)。轉徙入吳都,縱橫礙門闑.
  縹囊輕似霧,緗帙殷于血。以此為基構,將斯用貽厥。
  重于通侯印,貴卻全師節。我愛參卿道,承家能介潔。
  潮田五萬步,草屋十馀楶.微宦不能去,歸來坐如刖。
  保茲萬卷書,守慎如羈紲。念我曾苦心,相逢無間別。
  引之看秘寶,任得窮披閱。軸閑翠鈿剝,簽古紅牙折。
  帙解帶蕓香,卷開和桂屑。枕兼石鋒刃,榻共松瘡癤。
  一臥寂無喧,數編看盡徹。或攜歸廨宇,或把穿林樾。
  挈過太湖風,抱宿支硎雪。如斯未星紀,悉得分毫末。
  翦除幽僻藪,滌蕩玄微窟。學海正狂波,予頭向中bK.
  圣人患不學,垂誡尤為切。茍昧古與今,何殊喑共fw.
  昔之慕經史,有以傭筆札。何況遇斯文,借之不曾輟。
  吾衣任縠纑,吾食某糠核。其道茍可光,斯文那自伐。
  何竹青堪殺,何蒲重好截。如能盈兼兩,便足酬饑渴。
  有此競茍榮,聞之兼可噦。東皋耨煙雨,南嶺提薇蕨。
  何以謝徐君,公車不聞設。
卷609_15 「二游詩。任詩」皮日休
  任君恣高放,斯道能寡合。一宅閑林泉,終身遠囂雜。
  嘗聞佐浩穰,散性多儑(亻沓)。欻爾解其綬,遺之如棄靸。
  歸來鄉黨內,卻與親朋洽。開溪未讓丁,列第方稱甲。
  入門約百步,古木聲霎霎。廣檻小山欹,斜廊怪石夾。
  白蓮倚闌楯,翠鳥緣簾押。地勢似五瀉,巖形若三峽。
  猿眠但膃肭,鳧食時啑唼。撥荇下文竿,結藤縈桂楫。
  門留醫樹客,壁倚栽花鍤。度歲止褐衣,經旬唯白vS.
  多君方閉戶,顧我能倒屟。請題在茅棟,留坐于石榻。
  魂從清景遛,衣任煙霞裛。階墀龜任上,枕席鷗方狎。
  沼似頗黎鏡,當中見魚眨。杯杓悉杉瘤,盤筵盡荷葉。
  閑斟不置罰,閑弈無爭劫。閑日不整冠,閑風無用箑。
  以斯為思慮,吾道寧疲苶。袞衣競璀璨,鼓吹爭鞺鞳.
  欲者解擠排,詬者能詀讘。權豪暫翻覆,刑禍相填壓。
  此時一圭竇,不肯饒閶闔。有第可棲息,有書可漁獵。
  吾欲與任君,終身以斯愜。
卷609_16 「追和虎丘寺清遠道士詩」皮日休
  成道自衰周,避世窮炎漢。荊杞雖云梗,煙霞尚容竄。
  茲岑信靈異,吾懷愜流玩。石澀古鐵鉎,嵐重輕埃漫。
  松膏膩幽徑,蘋沫著孤岸。諸蘿幄幕暗,眾鳥陶匏亂。
  巖罅地中心,海光天一半。玄猿行列歸,白云次第散。
  蟾蜍生夕景,沆瀣馀清旦。風日采幽什,墨客學靈翰。
  嗟予慕斯文,一詠復三嘆。顯晦雖不同,茲吟粗堪贊。
卷609_17 「追和幽獨君詩次韻」皮日休
  念爾風雅魄,幽咽猶能文。空令傷魂鳥,啼破山邊墳。
  恨劇但埋土,聲幽難放哀。墳古春自晚,愁緒空崔嵬。
  白楊老無花,枯根侵夜臺。天高有時裂,川去何時回。
  雙睫不能濡,六藏無可摧。不聞搴蓬事,何必深悲哉。
卷609_18 「奉和魯望讀陰符經見寄」皮日休
  三百八十言,出自伊祁氏。上以生神仙,次云立仁義。
  玄機一以發,五賊紛然起。結為日月精,融作天地髓。
  不測似陰陽,難名若神鬼。得之升高天,失之沈厚地。
  具茨云木老,大塊煙霞委。自顓頊以降,賊為圣人軌。
  堯乃一庶人,得之賊帝摯。摯見其德尊,脫身授其位。
  舜唯一鰥民,冗冗作什器。得之賊帝堯,白丁作天子。
  禹本刑人后,以功繼其嗣。得之賊帝舜,用以平洚水。
  自禹及文武,天機嗒然弛。姬公樹其綱,賊之為圣智。
  聲詩川競大,禮樂山爭峙。爰從幽厲馀,宸極若孩稚。
  九伯真犬彘,諸侯實虎兕。五星合其耀,白日下闕里。
  由是圣人生,于焉當亂紀。黃帝之五賊,拾之若青紫。
  高揮春秋筆,不可刊一字。賊子虐甚斨,奸臣痛于箠。
  至今千馀年,蚩蚩受其賜。時代更復改,刑政崩且陊.
  予將賊其道,所動多訾毀。叔孫與臧倉,賢圣多如此。
  如何黃帝機,吾得多坎躓。縱失生前祿,亦多身后利。
  我欲賊其名,垂之千萬祀。

版權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 上一篇: 宋遼金 蘇軾詞全集1——蘇軾
  • 下一篇: 薛濤全集——唐代
  • 猜你喜歡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

    微信掃碼關注
    隨時手機看書

    pk10最牛大小玩法